北碚信息港

当前位置:

沙龙与历次中东战争

2019/07/14 来源:北碚信息港

导读

沙龙与历次中东战争像所有的巴勒斯坦人一样,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对于沙龙在耶路撒冷圣地的挑衅行为做出了迅速而强烈的反应。当天,

沙龙与历次中东战争

像所有的巴勒斯坦人一样,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对于沙龙在耶路撒冷圣地的挑衅行为做出了迅速而强烈的反应。当天,阿拉法特发表声明,以严厉的口气谴责了沙龙对伊斯兰圣地的侵犯,认为这是一起“严重的事件”,并呼吁伊斯兰国家联合起来保护圣地。

事实上,作为巴勒斯坦人民的,阿拉法特大脑里的神经或许要比任何一个巴勒斯坦人对圣殿山更为敏感,更为关注。长期以来,以他为首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在代表巴勒斯坦人民同以色列政府所进行的艰苦和谈中,可以说围绕着耶路撒冷、围绕着圣殿山费尽了心机,费尽了口舌。为巴勒斯坦人民争取对耶路撒冷圣地的主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阿拉法特几十年来所不懈奋斗的事业的核心部分!

就在此前不久,经过美国总统克林顿的斡旋,阿拉法特与以色列工党政府总理巴拉克之间进行的试图彻底解决巴以之间所有问题的“戴维营会谈”,又一次因为一分钟在耶路撒冷问题上卡壳而告以破裂。但是,巴以和谈的调子并没有降下来,而且经过双方的努力,有关耶路撒冷问题的终解决方案已经露出了端倪。而就在这个关键的当口,沙龙却从半道上杀了出来,强行参观了圣殿山。此举一出,确确实实地将了阿拉法特一军,使其陷于尴尬境地。

尽管沙龙当时只不过是以色列在野的利库德集团的领导人,但对巴勒斯坦人民来说,他不是一个陌生的面孔。而对阿拉法特来说,沙龙更是一个和他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强劲对手,是一个令他终生难忘的老冤家,是一个20年前就想置他于死地的敌人!

比阿拉法特年长一岁的沙龙,受其父母亲的影响,年纪很小的时候就成为了一个痴迷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由于一生下来就生活在动荡的环境中,沙龙从小便养成了好斗敢斗的性格。长大后,沙龙外表强悍粗鲁,个性突出。1945年,他加入了犹太人地下军事组织“哈加纳”,后转入以色列国防军。从1948年次中东战争开始,他参与了以色列卷入的所有战争,英勇善战,胆识过人。比如,在次中东战争期间,他带领几名以色列士兵未经上司同意冒着枪林弹雨抓获阿拉伯国家的士兵作人质。第二次中东战争时,他带领士兵打到了苏伊士运河米特拉山口,超过了停火线。由于战功卓着,沙龙一度在军中平步青云,先后担任了国防军步兵旅旅长、军训部部长以及南、北部军区司令。然而由于性格鲁莽、专断暴躁,他终因为没有当成以军参谋长而在1972年退出军界。

退役后,沙龙随即步入政坛,成为利库德集团的创始人之一,并于1973年当选议员。此后,他在以色列数届政府中担任中各种各样的部长职务。然而,在对待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上,沙龙始终是以军人而不是以政治家的身份去思考问题。一名西方在美国《时代》周刊上介绍沙龙时写道:“他只相信武力、只相信战争。……在他看来,以色列为了生存而与阿拉伯国家之间进行的战争从1948年开始后就没有停止过。”[1][2]下一页为了各自民族的生存,阿拉法特与沙龙实际上从次中东战争开始便已经成为了势不两立的敌人。而他们之间次正面的生死较量却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初。

1981年8月5日,沙龙在以色列贝京政府内如愿当上国防部长后,决心动用铁腕对付当时正日渐强大起来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巴解组织)。他上任两三个月后,就筹划出一劳永逸处置巴勒斯坦问题的方案。其目标,就是要把巴解组织从其自1970年开始驻扎的大本营黎巴嫩消灭掉。根据沙龙的方案,以色列不仅要消灭巴解组织的军事力量,从而消灭巴解组织的军事和政治基础,而且“还要消灭阿拉法特和尽可能多的巴解组织的高级领导人”。此外,该方案还计划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扶植一个巴勒斯坦傀儡领导。从1982年4月开始,以色列军队多次违反在联合国监督下达成的有关停火协议,轰炸巴解组织在黎巴嫩南部的阵地,目的就是要挑起阿拉法特的还击,从而为其发动战争造成口实。

沙龙所需要的机会终于来了。1982年6月3日夜,以色列当时驻英国的大使沙格阿戈夫遇刺身亡。事后证明,这起暗杀行动是一帮阿拉伯学生在一个设在伊拉克的组织命令下实施的。尽管当时巴解组织驻伦敦办事处迅即发表声明称与此事无关,但以色列内阁仍然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将这笔账算到巴解组织的头上,对其进行报复。沙龙乘机瞒过议会,迅速下令发动入侵黎巴嫩的战争,等以色列议员们明白他的意图时,战争已经打响。

6月4日早晨,当阿拉法特以快的速度驱车从沙特阿拉伯赶往黎巴嫩时,以色列飞机上的机枪已经在贝鲁特上空向巴勒斯坦人居住区疯狂扫射了。沙龙显然为这场蓄意进行的战争做了充分的准备。战争打响后,以色列投入战斗的兵力达9万人之多、坦克1300辆、军用和后勤供应卡车1万2千辆、装甲运兵车1300辆,火炮600多门,全部634架战斗机可以随意调用。为了加强机动能力,以军还派出了两个旅的空降兵和3个旅的两栖登陆部队。而反观巴解组织的兵力,包括与他们并肩作战的黎巴嫩军队,加起来总共不到1万5千名成人和青少年。没有空军、没有海军、没有装甲兵,而且很少有现代化的武器。毋庸置疑,这是一场极不对称的较量,从中明显可以看出沙龙当时志在一举吞掉巴解组织的险恶用心。

在以色列军队闪电般的进攻面前,巴解武装力量的殊死抵抗显得微不足道。战争进行6天后,以军便占领了黎巴嫩四分之一的领土,攻占了巴解组织30多处军事设施和基地,俘虏了6000多名巴解战士。然而,阿拉法特等巴解组织的领导人并没有退缩,更没有屈服。6月中旬,当以军总参谋长埃坦向宣称阿拉法特已经躲进了外国使馆、准备出逃时,阿拉法特却先后视察了巴解武装在贝鲁特市内及南郊的阵地。他的出现,极大地鼓舞了巴解组织的战士们勇敢地战斗下去。

再往后,以军的进攻越来越猛烈,巴解组织的处境越来越艰难。阿拉法特和西贝鲁特穆斯林区所有的居民终处在了以军长达两个多月的包围之中。硝烟四起、火光冲天,西贝鲁特成了以军持续狂轰滥炸的目标。说白了,以军要轰炸的正是阿拉法特。巴勒斯坦情报机构后来发现,原来沙龙早在策划对贝鲁特的袭击时,就训练了由70名巴勒斯坦人和黎巴嫩穆斯林组成的特务。这些特务潜入贝鲁特后,混进巴勒斯坦人居住区。他们每人配备了一个不大于香烟的合式发报机,主要任务就是跟踪巴解组织的高级领导人,并随时报告他们的方位。据说,这70名特务中至少有40人专门盯梢阿拉法特。由于他们的告密,阿拉法特几十次遭到以色列飞机的袭击,有12次甚至是死里逃生……。,由于一名女特务的家人被误炸,其在悲愤之中才向巴解领导人供出了他们身边的庞大特务。

断电、缺水、处处是废墟和尸体、无法及时得到食物和药品、轰隆隆的炮声没完没了……。这样的日子熬到8月初的时候,阿拉法特几乎都感到绝望了。他在后来向朋友回忆时说,他当时在一次祈祷后“感到天国之风在吹拂”,于是他告诉身边的人他已准备好了在战斗中作为一名烈士死去,“从而进入天国”。

然而,阿拉法特的敌人沙龙同样也绝望了。在遭受了如此残酷的打击后,阿拉法特没有死,也没有投降,这是他根本无法相信的事实。当美国总统里根派遣的特使哈比卜前来斡旋时,沙龙用他铁锤一样的拳猛敲着桌子冲他吼道:“这些巴勒斯坦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不像阿拉伯人……他们没有从战斗中逃跑……我向他们扔掉了我拥有的一切东西,可是他们仍然在那儿!告诉阿拉法特,我剩下的只有我的原子弹了!”

在哈比卜等人的调解与斡旋下,巴解组织终同意在美、法、意等国部队的监督下撤出贝鲁特。阿拉法特在一次视察巴解武装力量在西贝鲁特的阵地时,向他的战士、也向全世界人民解释说:“我们撤出贝鲁特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我们爱贝鲁特的儿童。我是一个人,不是恐怖分子,也不是沙龙那样残酷无情的疯子。”以此来表白巴解组织将战斗到底的决心。从8月21日开始,1万多名巴解组织武装力量的成员陆续撤出了贝鲁特,分散到其他阿拉伯国家。8月30日,阿拉法特和其他一些巴解组织的高级官员也终在贝鲁特港登上了一艘驶往地中海的希腊船只。此后,巴解组织的总部被搬迁到远离以色列的北非国家突尼斯,一呆便是12年,直到1994年7月才迁至巴勒斯坦自治区所在地加沙。

阿拉法特和沙龙在贝鲁特的这场较量,刀光剑影、惊心动魄。在长达86天的战争中,双方比的不仅是武力,更是毅力。为了求得生存,阿拉法特终率领巴解组织撤出了贝鲁特,客观上的确使以色列的安全压力大大缓解。从这个结果上来看,沙龙在这场战争中取得了胜利。然而,在这场残酷的较量中,阿拉法特始终没有屈服,他钢铁一般坚强的品质、为了民族大业而不畏牺牲的精神,深深地震撼了整个世界,对此连沙龙本人都惊叹不已。而沙龙则在这场较量中将其性格中强硬与残忍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在世人的眼里俨然成为了“中东的凯撒”。他一手炮制和导演的这场战争,使许多巴勒斯坦人和黎巴嫩人流离失所甚至死于非命。这还不够,当年8月27日,就在巴解组织已经开始撤离贝鲁特的时候,他又支持黎巴嫩基督教民兵武装攻打两个巴勒斯坦难民营,3天内屠杀了1500名难民。沙龙由此被西方媒体称作“屠夫”,并在国内遭到了民众的强烈反感。迫于压力,他在第二年依依不舍而又无可奈何地辞去了国防部长的职务。

原标题:沙龙与历次中东战争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怎么提升网站的排名
怎么用微信卖水果
微店如何装修店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