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当前位置:

饿灵随形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北碚信息港

导读

一、摊上大祸了  晚上九点,学校图书馆准时关门,一大群学生蜂拥而出。  吴辛郁郁寡欢地低着头,走在人群的。在走到教学楼后一道围墙边时,眼

一、摊上大祸了  晚上九点,学校图书馆准时关门,一大群学生蜂拥而出。  吴辛郁郁寡欢地低着头,走在人群的。在走到教学楼后一道围墙边时,眼前蓦然闪出一个女生。吴辛猝不及防,当场被撞得眼冒金星,半晌才缓过劲来。抬起头,首先映入吴辛眼帘的,竟是女生一双暴突的眼球!  吴辛吓得打了个冷噤,硬生生将骂人的话咽了下去。  女生慌慌张张走远后,围墙边的一口老井里,忽然传出一阵“我饿,我饿”的怪声。吴辛听得毛骨悚然,连忙加快了脚步。  回到寝室,睡在吴辛上铺的安小辉还在玩手机。吴辛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井……那老井……”  安小辉愕然抬头:“老井?我去,那老井里阴气很重,你不是撞上饿灵了吧?”  没等吴辛回答,安小辉忽然抽了抽鼻子从床上跳下,蹲下身望向了吴辛的床底下。  吴辛跟着蹲下身,狐疑地跟着抽了抽鼻子,立刻闻到了一股难闻的腐臭味。吴辛硬着头皮将头伸进床底,一眼就看到了一只白猫的尸体,骨瘦如柴,被残忍地剁去了两只后足。  吴辛低头看看自己的双腿,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我在班上的外号叫白猫王子,难道,有人在杀猫儆我?”  一阵咕咕声蓦然响起,吴辛愣了愣,才发现是自己的肚子饿得在叫。  走到床边,吴辛拿起一个放在枕边的面包,蓦然怔住——面包竟被吃剩了一小半!  吴辛不由一脸狐疑地扭头望向安小辉,安小辉顿时气结:“我去,我会偷吃你的面包?”  “我没说是你。”吴辛尴尬地耸了耸肩,心里仍在惊疑不定。  深夜,吴辛辗转反侧,掏出手机登上了QQ。一个陌生的QQ头像在跳跃,点出一看,是个叫“夜墓降灵”的陌生人:“我是传说中的吃货饿灵,撞上我,你摊上大祸了!”  吴辛蹙眉苦思着,脑中蓦然闪过一双暴突的眼球,心一下子狂跳起来:“难道是她?”  夜墓降灵的说说上写着“夜墓降灵,百里挑一”的话,吴辛刚想问个究竟,夜墓降灵的QQ头像忽然沉了下去。  吴辛的心也沉了下去。  一夜噩梦颠倒,第二天早上醒来,吴辛悲催地落枕了。  揉着酸痛的脖子,吴辛悚然发现,他的枕头竟变得瘪了下去,就像人挨饿后的肚子。  “吃货饿灵,连枕头都要吃吗?”吴辛悚然一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愕立片刻,吴辛猛地拆开枕头,双手一下子不听使唤地颤抖起来。    二、阴魂不散  枕头里,塞着一截脏兮兮的断袖衣片,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吴辛愕立良久,才神情恍惚地端着脸盆去打水。  望着脸盆,吴辛的眼皮突地一跳!脸盆里,诡异地浮出了一张小男孩的脸。脸微微荡漾,又漾成了另一张近日几度出没在他梦里的脸——他已经过世的女友白小小。  “唉,你是小疯,我是大疯。”门外有人在说话。吴辛回头一看,只见安小辉拿着手机愕立在寝室门口,似被吴辛惊悚的神情吓到了。  教室里,吴辛坐的位置正好靠窗。想着昨晚的事,吴辛的目光时不时地窥视着楼下。  老井孤立在一片杂草丛中,四周不见半条人影。  吴辛心神不定地坐着,背脊没来由一阵恶寒。扭头望向楼下,只见老井中慢慢伸出了一簇乱蓬蓬的头发……  “咳咳!”坐在身后的苏小梦在轻声咳嗽。吴辛急忙望向讲台,只见老师目光森寒,再看四周的同学,目光都交集在他身上。  吴辛抓了抓头皮,神情尴尬之极。  一节课浑浑噩噩过去,下课后,面对苏小梦提出的疑问,吴辛只是胡乱搪塞了一番,随即便赶去了楼下。  老井的井沿上,赫然印着一个湿漉漉的小手印!  吴辛头皮一炸,逃也似地离开了。  晚上,吴辛不敢再去图书馆,改去网吧散心。  网吧门口围着一群人,吴辛挤上前,见墙上贴了张寻人启事,下面附着一张黑白照。吴辛近前一看,又是那阴魂不散的小男孩!  “你就是吴辛吧?”身后有人在说话。  吴辛转过头,吓得魂飞魄散:“小小?你……没死?”白小小患有隐疾,不久前因为不堪忍受病痛折磨,已经绝食饿死。  “我叫白萌萌,照片里的小男孩你认识吗?”除了声音有些异样,一身白衣的白萌萌和白小小如出自一个模子。  望着和白小小形神酷似的白萌萌,吴辛茫然摇了摇头。  “想知道小男孩和白小小的关系吗?想就跟我来。”白萌萌也不等吴辛回答,已经转身挤出了人群。  吴辛稍稍犹豫了一下,急忙快步追了上去。  跟着白萌萌走进一家拆迁拆了一半、荒凉无人的影剧院,吴辛的背脊不由阵阵发凉,总觉身边充斥着白小小的气息。  影剧院里的窗子皆已拆掉,诡森森的月光无孔不入,将地面分割得破碎斑驳。  走到拉着黑幕的舞台上,白萌萌忽然站住,抬手指了指前面一堆坟墓状的乱砖。吴辛近前一看,乱砖前居然还竖着一块碑,碑上刻有“白萌萌之墓”字样。吴辛吃惊地回过头,发现白萌萌竟不见了。  碑上还贴着一张黑白照,又是那个小男孩。  吴辛不敢正视照片里的小男孩,双脚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  “我饿,我饿……”熟悉的怪声在吴辛身后清晰地响起。    三、饿灵就是它  吴辛蓦然转身,只见身后站着一个黑衣人,颈上围着黑色的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脸。  “我不会放过你!”耳边忽然传来白小小的声音。吴辛听得头皮发炸,扭头一看,正是带他来这里的白萌萌,面无表情的立在墓前。  吴辛吓得两腿一软,扑通跌坐在地上。一块散发着异味的布片突然从吴辛身后伸出,紧紧捂住了他的嘴,熏得他头昏脑胀,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迷迷糊糊中,吴辛慢慢睁开双眼,刚好面对着白小小一张愤怒的脸。吴辛吓白了脸,挣扎着想坐起,却发现自己被绑在舞台边靠着黑幕的一根柱子上。  白小小充满愤怒的眼里,揉着极其复杂的哀怨:“我没死,你很失望吧?我失踪的这些天,其实是转到了别的医院。小辉对我说了你和苏小梦的事,我才让小辉隐瞒了我转院治疗的真相。”  吴辛呐呐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小小,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先喜欢上了苏小梦吗?”一身黑衣的安小辉忽然从黑暗处走出,颈上围着黑色的围巾。  “我饿,我饿……”熟悉的怪声再度响起。吴辛惊慌的转头四顾,却见安小辉从怀里掏出了一只MP4,揶揄道:“别找了,饿灵就是它。梦里、井里,都是它。”  安小辉抛下冷冷一笑,拉着白小小走了。  吴辛气急败坏地挣扎了几下,一只冷冰冰的手忽然从后面蒙住了他眼睛,接着,耳边响起一个嘶哑阴冷的声音:“猜猜我是谁?”  艰难地咽了口苦水,吴辛颤声道:“白……萌萌?”  噗!蒙在吴辛眼睛上的手忽然往下一滑。吴辛低头一看,脚下落着一根惨白浮肿的断指。  忍着巨大的恐惧,吴辛艰难地转过头,后颈忽然一凉,一个冰冷滑腻的东西慢慢爬了上来,哧溜溜钻进了背脊。吴辛的神经骤然绷紧,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嘶哑阴冷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我只不过偷了你一个钱包,你为什么要这样整我?”  “你先回答我,白小小是你什么人?”  “她是我姐。”说话间,后背那东西被一截截拉出。很快,一个蜷曲蠕动的东西,赫然晃荡在吴辛面前。    四、它从井中来    这是一条分不出头尾的怪虫,长约半米,身子细长如铜丝。  “它从井中来,自从那天我掉进井里,个遇到的就是它……”  吴辛吃力地将视线从怪虫身上移开,硬着头皮道:“你落到这地步,也不能全怪我啊!那天,你为什么要偷我钱包呢?”  “我讨厌你,就是要让你在女生面前出丑。记住,那夜你把我怎样,今晚我就把你怎样!”  吴辛倏地打了个哆嗦,不寒而栗……    那夜,吴辛和苏小梦一起走出面馆,忽然在前面看到了在面馆里偷他钱包的小男孩。吴辛怒不可遏,立刻追了过去,扔下苏小梦一人愕立在街头。  小男孩逃到学校门口,见门卫不在,闪身逃进了校园,一直逃到那口老井边,忽然掏出钱包扔进了井中。紧追不放的吴辛急得大叫一声,一个箭步冲上去,扯住了小男孩的一只袖子。  哧!袖子应声而裂。吴辛扔下断袖衣片,一把将小男孩拦腰抱起,头朝井底,嘶声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  小男孩拼命挣扎,忽然低头在吴辛手背猛咬了一口。吴辛痛得松开了被咬的一只手,另一只手却仍紧紧抓着小男孩的手。小男孩忽然惨叫一声,扑通掉下了井!  吴辛吓呆了,不停颤抖的手里,紧紧握着一根被他硬生生扯断的手指,骨节断裂处露着白森森的骨骼,还垂着一根淡蓝色的带血筋络。死死盯着手中断指,吴辛突然神经质的将断指扔下了井,撒腿就跑……    “感觉怎样?”白小小的声音回荡在吴辛的耳边,打断了他的思绪。  “白萌萌呢?”吴辛一脸迷惘地望着白小小,暗忖:“刚才,难道是梦?”  白小小面色突变:“你刚才见到白萌萌了?”  吴辛躲避着白小小咄咄逼人的眼神,颤声道:“没。他……真是你弟弟?”  “他从小贪玩厌学,初中没毕业就退学了。他失踪后,爸妈就当他死了。”  “这是什么?”跟在后面的安小辉正俯身看着地上。  白小小低头一看,尖叫着跳到了安小辉背后。  地上赫然横着那根断指。  吴辛盯着断指,心突地一跳!断指竟在微微蠕动,像条诡异的肉虫。蠕动了一阵,断指突然滚向一边,露出了压在下面的一条怪虫,身子蜷成一团,细如铜丝。  安小辉俯身看了看怪虫道:“我在我家的一口老井中也看到过这种怪虫,叫铜丝蛇。如果这根断指是白萌萌的,那他……我们去学校那口老井里看看吧。”  看着安小辉又牵着白小小离开,吴辛心急如焚,自语道:“如果他俩发现了井里的白萌萌后去报警,我不是要去坐牢了吗?”  “坐牢太便宜你了!”又是那嘶哑阴冷的声音,在吴辛的背后幽幽响起。    五、我的身子还在那口老井里  “你到底是人是鬼?难道就不能现身吗?”吴辛的声音带着颤抖的哭腔。  “不能,我的身子还在那口老井里。”  吴辛悚然一颤,豆大的冷汗涔涔而下。  黑幕后,忽然隐隐传来了脚步声,听得吴辛整颗心都被揪了起来。  黑幕忽然撩开一角,走出了一个人,竟是他班上的苏小梦。骤然见到吴辛,苏小梦吓得猛退一步。  吴辛急得大叫:“别走,快来救我!”  苏小梦惊魂不定地抚了抚突突乱跳的心口,刚欲近前,忽然又惊恐万状地睁大了双眼。  一个身形矮小的人慢慢从柱子后走出,乱蓬蓬的头发,惨白的面容,僵硬的神情,像极了从冥间出来的武大郎。  “苏小梦,认清了这人的嘴脸吗?”声音依旧嘶哑阴冷,五官面容却不是吴辛认识的那个小男孩。  苏小梦狐疑道:“你是谁?”  “我是安小辉的哥哥,一个遭人歧视的侏儒。本来叫安小风,风是刮风的风,后来因为性格和言行的古怪,被人改成了疯子的疯。”  “小疯?”吴辛失声道,“那天早上安小辉在电话里说小疯大疯的,我还以为他跟我一样要疯了呢!”  “那天早上,他在跟我说他在趁你睡着时,偷偷给你换了个枕头的事。”  “原来枕头是他换的!”吴辛不由气结,又问,“白萌萌是怎么回事?”  “他就是白小小的弟弟,那夜学校门卫听到动静赶来,可惜晚了一步。捞起尸体,白萌萌一只已被摔得仅连着皮骨的手上缠着那条铜丝蛇,断指也紧握在断手里。后来安小辉捡到了井边的断袖衣片,怀疑凶手是你,就趁你睡着时,把它塞进了你的枕头里。那天他说帮你把它扔掉,其实给了我。”  看安小疯掏出那块散发着异味的断袖衣片,吴辛的胃里立刻一阵翻江倒海,嘶哑着声音道:“那天白天,我在上课的时候,为何看到井里……?”  安小疯抬手抓了抓头皮,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跟着他抓头的动作,竟在诡异地缓缓下移。  吴辛看得目瞪口呆。  安小疯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竟被硬生生扯了下来。  “一个发套而已,我用细钢丝系着它放在井里,然后牵着细钢丝另一端躲在井边的大树上,给你演了一场饿灵出井的戏。”  吴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问道:“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这里曾是一个幼儿园,在一次地震中死了很多小孩。改建成影剧院后,传说夜里经常会跑出许多断肢缺手的小孩,哭着向路人要吃的。有人说,这些就是死在地震中的小孩,死后成了无主的饿灵。于是,影剧院就荒废了,成了饿灵出没的地方……”手机铃声猝然响起,安小疯拿起接听,忽然变了脸色,挂掉手机道:“是白萌萌的电话,他就在附近。”  吴辛悚然怔住。  “你是救他呢,还是跟我一起走?”安小疯推了推吓得目瞪口呆的苏小梦。  “跟你走!”临走时,苏小梦狠狠瞪了吴辛一眼。  死一样的静,静得吴辛心里发慌。  不安地挣扎了几下,吴辛后颈蓦然一凉,覆上了一只冷冰冰的手。 共 562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好的癫痫医院
是什么原因让癫痫常伴大家身边
标签

上一页:梦里流年1

下一页:余生6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