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世城第六百五十六章

2020/01/21 来源:北碚信息港

导读

世城 第六百五十六章我那会儿可以说是一点儿神都不敢走,一点儿愣都不敢发,我精神高度集中着,控制住自己想要呕吐的不稳情绪,因为我害怕一旦

世城 第六百五十六章

我那会儿可以说是一点儿神都不敢走,一点儿愣都不敢发,我精神高度集中着,控制住自己想要呕吐的不稳情绪,因为我害怕一旦我没有控制住,而真的将其人所谓舍给我的烤肉给吐落地上,而没有如其人所望给吞食干净,那么其人的怒火很有可能会一霎时间冲涌得千丈高,继之而至的后果又将是惨痛的悲剧,于我身。所以,我断然不敢将其人的烤肉给不小心呕吐出,那同时也是我对于其人烤肉的嫌弃,对于其人的不敬,总之是百害而无一利在那时。

我感觉我自己实在是再痛苦不过的了在当时。可我,必须还要坚持。但我嘴巴里的烤肉又不敢无止境地嚼动,我要考虑到那个大男子其人的耐性。所以我一定还要面对的自然是,下咽,我嘴里的烤肉。

只是,我的每一次间断不长的下咽都变得越发艰难,越发痛苦,也应该是越发艰险。我到后来,想要哭泣的心都有了。但,那都无济于事。

接下去,我硬着头皮,低压着嗓门,将又一大口嚼得碎烂如泥的烤肉给强咽了下去!紧随其后,我就像是吞下了一大口猛烈的毒药一样,我的整个身内都极其不舒服!我那时候身内撑胀得我像是真的要皮开肉绽,骨裂筋断一样,我痛苦难忍。

我而后还是强烈地压制着自己,甚至是屏住呼吸,而压迫着自己的已经进入腹肚之中的烤肉,使不得从我口鼻中反吐出。但是那种压制很多次都变成了与自我的对抗,很多时候那腹肚之中的烤肉反吐都变得猝不及防,我的嘴巴在好一会儿的时间里都止不住地一阵阵下咽着,只是我的腹肚里面同样是好一会儿的时间里也都有些止不住地一阵阵反吐着,我感觉那个过程太复杂和惊心了。我清楚地明白,我不能吐出,其人舍给的烤肉。

在我与自己腹肚对抗到烈的一刻,我真的是豁出去了,不管不顾了,无可奈何了,我必须要控制住我自己,我在上下点动着自己的头部,在极力下咽着自己的嘴巴的一个突然反胃难忍之下,我两手臂依旧朝左右两侧拼命使力着,我的下巴带着嘴巴猛地俯低,痛苦不已地俯低,我的眼睛在那混乱慌张的猛然一霎紧紧地盯准了那只烤肉的满身上下,我在眼见了烤兔的兔骨架子上面残存的烤肉大概部位之后,我低俯着自己的嘴巴在够到了烤兔骨架子跟前了之后使用自己紧闭的嘴唇狠狠地贴在烤兔所剩皮肉多的地方,我极快地张开自己的嘴巴,前伸出自己的牙齿,咯吱咯吱猛烈至极地吞咬或者说是啃咬兔骨架子上面残存的烤肉,每一个部位的烤肉,我每吞咽下一大口后都简单地嚼过一两下就强制自己下咽,大块大块地下咽,以再次压制下频频上返着的我腹肚里面的烤肉。

之后,我表现得越发匆急,越发乱行,越发投入万分地咯吱咯吱一口一口忙碌不已地吞食更咬食着兔骨架子上面的每一个区域的骨肉,毫不放过,毫不松懈,就像是大扫荡一样,我将兔骨架子上面哪怕每一个细小的区域里面的烤肉都给餐食得干干净净,我一边强迫自己继续下咽着,我借助自己满口里不管不顾继续吃下的骨架子上面烤兔的皮肉去压制我自己腹肚之中阵阵难耐的上吐,我一边也是在以快的速度完成着自己的任务,那个喜怒无常大男子其人留给我的可谓艰巨任务。

我回想着,我在当时的情景里忙乱到了,我豁出了性命一样地,一心一意地吞食加咬食自己左手臂紧握木棍上面横穿着的所剩几无的烤肉,我不放过其任何一个角落,我都迅极地将其一处处疯狂地餐食掉,有时候在赶上了自己腹肚之中的一大股反吐逼近了的时候,我连嚼都不得嚼便在嘴巴吞咬完烤肉使进口中后,完全狠力地下咽下满口的烤肉,我使用自己满口又满口的粗糙没经过多咀嚼的烤肉将腹肚之中反吐而上的一股股烤肉给重新压制回肚中。

就那样,我在自己的嘴巴紧紧地贴住烤兔的骨架子吞食进其上的每一处烤肉的过程里,下咽压制回每一次上返的腹肚中烤肉的过程里,我还是忽而释松一下自己的左手掌,同时极快地扭转一下自己的掌中紧握着的木棍,使得其上被横穿着的烤肉骨架子翻转过后,我在发现其上的附着烤肉被我将食而空了以后,我忽地有些失意地发现被翻转了身躯的烤兔兔架子底下被藏匿着的一只兔腿还没有吞食。我失意加失望之下,我也在看到那烤肉的空骨架子上面只剩下那一只烤兔的兔腿了以后而开心,而欣慰,因为起码我可以肯定了,我的一番冒险扭转烤兔的兔身之后可以肯定,我在吞食完那只兔腿上的烤肉之后,我的任务就无疑地完成了,我除了那的一只兔腿之外,我没有别的遗落下的烤肉没有餐食,我可以放心地将那所剩的兔腿给餐食完。

到了那个时候,我腹肚之中的反胃反吐状况更加严重了,那反吐的情形更加密集而猛烈了,我才在一瞬间发现,我到了那一刻之后根本就不能停止,不能停止继续吞肉,继续使用大块大块的嘴里烤肉下咽而堵住自己腹肚里面烤肉的上返,由于我发现越是停止,越是没有口中向下的压制,那腹肚里面的烤肉越是反吐的剧烈,而假如赶上其一股股聚集着上返到烈的一霎,我很可能根本就控制不住,而使得那些腹肚里面的烤肉突然之间从我口鼻之中倒喷而出,喷洒在自己的身前手臂上,甚至在我痛苦难忍之下摇转头部之后喷洒进前方鸟阶殿中央小殿堂内部,更有甚至喷洒到那个还是高高站立着的强壮大男子的身上,或者腿脚上,那样的话,我相当于那样泛滥地浪费其人舍给的烤肉,我想我那一定是等同于找死。

而当时的情形,当时的状况下,根本就不容许我再多想,我的腹肚之中那种撑痛感觉已经遍布我的前身皮肉,我的恐惧紧张加急迫心情重重萦绕着,我的两只手臂的撑攥之下我满手臂的酸痛麻疼感觉加剧危机着,我刻不容缓了,我咬牙切齿着奋发而起,我的整个上身身躯上倾又左倾一下,我的嘴巴猛烈地前够,够到那只烤兔的兔腿而大张开嘴巴,将嘴巴短暂而快速地开启到,而将那整只兔腿都给咬进了口中,随后我牙齿紧紧地刮拽着兔腿骨上的烤肉,我的嘴唇更是紧紧包裹着越发露出的细长白色兔腿骨,更重要的是裹住我吞进嘴里的烤肉使不外露出,当我牙齿紧紧刮拽着那只兔腿的腿骨将附着在上面的烤肉给完全的吞咽进了嘴里之后,我鼻孔里大出一口气,却是猛地鼻孔里被剧烈上返的一股烤肉给返呛,呛得我嗓子里面又卡又痒,呛得我鼻孔里大出一口气后被返肉堵住,呼吸不能,我又不得不大张开自己的嘴巴,向上,一边嘴巴朝上也往外吐动一下嘴里的烤肉,而使得嘴里有空隙而得以用嘴巴呼吸,我之后仰面向上着,也是嘴巴向上着,一边极力鼓动着嘴巴嚼动嘴里的烤肉,一边忽而停歇一下连续地喘息。可是,只是我的那口被我终于又是嚼得粉烂的烤肉在我嘴巴里被反反复复得倒腾着,都无法下咽下去。同时,我的前身极力前挺着,我使得自己身前的皮肉紧紧地贴着胸骨,更意在向内压迫住我的食道,以尽可能地抑制其中吃进的烤肉过度猛烈地上涌。

我之后继续跟自己做着激烈的斗争,自己嘴巴每每在感觉到食道中被塞得满满又卡得生疼的烤肉剧烈地上返一霎都紧紧地闭住,死活不肯张开,不肯将已经吃进的烤肉从嘴里放出。只是我仍旧找不到咽下口中那满满烤肉的方法,同时我的头部极度上仰着,也不敢俯低下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我当时的内心里可以稍稍放松一下了,或者说我的分心在那个时候减少了。起码,我可以不用再考虑那个时候我左手紧握木棍上面的烤肉了,我已经确定无疑地将那些烤肉完全吃尽。我那个时候距离那个大男子的要求就差的一步了,那就是,我将我嘴里的满口烤肉给成功地咽下肚中。

我那一刻接下去还是要一边压制着自己食道中的烤肉,一边极力地张大嘴巴,倒腾着嘴里的烤肉,使自己忽而大呼吸一下,由于我的鼻孔里好像被上返的烤肉给堵塞住了气道。

忠县中医院怎么样
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保定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江西治疗牛皮癣的医生
衡水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