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中国经济结构性周期性和机制性三重因素叠加

2018-10-26 13:39:56

中国经济结构性周期性和机制性三重因素叠加

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是结构性、周期性和机制性三重因素叠加形成的,从短期调控政策来看,既与前期政策力度不够有关,也与政策传导机制不畅、执行不力导致政策效应难以发挥作用有关。

从短期因素来看,世界经济复苏缓慢,我国外部需求明显不足,固定资产投资大幅减速,房地产市场继续调整,以及工业企业去库存化等因素,使得我国经济延续了减速下行态势。从中期因素来看,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特征更加明显,经济增速换挡的压力和结构调整的阵痛相互交织,新兴产业增长难以弥补传统产业下降的影响。要素投入支撑作用减弱、结构升级要求提高、化解前期过剩产能、强化生态环境保护等都会影响经济增速。

从财政政策来看,去年底以来国家出台的减税降费措施,对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和创业起到了一定作用,保持了就业稳定,促进了服务业发展。但是,财政支出政策总体上偏紧,2014下半年财政支出仅增长2.5%,较上半年大幅放缓了13.3个百分点,其中四季度财政支出下跌1.4%。2014年实际财政赤字率仅为1.8%,低于2.1%的预算目标。虽然今年初财政支出较去年四季度明显加快,一季度财政支出增长7.8%,但增幅同比放缓4.8个百分点,国家预算投资到位资金增长11%,同比放缓7.2个百分点。财政支出减缓通过乘数作用对经济增长具有较强的紧缩效应。由于财政支出传导到经济增长一般需要一个季度左右的时间,去年四季度的财政支出紧缩对当前经济增长带来不利影响。

从货币政策来看,2014年央行两次定向降准,此后又推出了中期借贷便利(MLF)和短期借贷便利(SLF),共计8000亿元规模,再加上提供给国家开发银行的1万亿元抵押补充贷款(PSL),对保障房建设、三农和小微企业等领域给予了定向支持,这些措施保持了金融市场的适度流动性,稳定了市场预期。但由于大量资金持续进入股市,部分僵尸企业和地方政府平台占用大量资金,央行释放的流动性难以进入实体经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同时,2014年社会融资规模下降了4.8%,直接融资比重下降,货币政策总体上处于偏紧状态。这是今年初制造业投资降幅较大的重要原因之一。货币政策对经济增长的滞后影响一般需要半年以上时间,去年偏紧的货币政策还会继续影响经济增长。

从房地产政策来看,去年下半年以来限贷限购放松以及降息等政策措施,推动房地产市场在去年四季度短暂复苏。今年以来房地产政策继续松绑,二套房首付降低、二手房营业税免征期缩短至两年等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改善性需求,稳定了市场信心,促进房地产市场有所回暖。但是,投资投机性住房需求已基本退出楼市,在部分住房刚性需求得到释放后,仍然偏高的房价需要合理回归,房地产市场主要指标全面下跌,延续了深度调整的基本趋势。一季度,土地购置面积、房屋新开工面积、商品房销售面积分别同比下跌32.4%、18.4%和9.2%,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下跌了2.9%,其中国内贷款和定金及预收款分别下降6.1%和8.4%。

幕墙铝单板
螺旋管厂
伺服减速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