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当前位置:

魔装第二九四章信谁的

2020/01/21 来源:北碚信息港

导读

魔装 第二九四章 信谁的?苏唐皱了皱眉,他认出了来人,怀家的三小姐,当初千奇峰被怀家夜袭时,他知道怀家三小姐躲在某个地方,如果事有不测

魔装 第二九四章 信谁的?

苏唐皱了皱眉,他认出了来人,怀家的三小姐,当初千奇峰被怀家夜袭时,他知道怀家三小姐躲在某个地方,如果事有不测,便会立即离开暗月城,只是,他懒得派人去搜,但现在看,对方似乎要和他没完没了了,让他想起了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他就是苏唐他就是苏唐”怀家三小姐尖叫着,微微发颤的手指向苏唐,眼中充满了恨意:“薛大哥,叶哥哥,就是他”

暗月城中的人对苏唐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突然听到有人叫出苏唐的名字,人群当即大哗,先看向窗边的怀家三小姐,又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无数双视线都落在了苏唐身上。

行人们停下了脚步,一传十十传百,消息迅速传开了,街道两边的店铺中,不知道跑出多少人,向这边卖力的张望着,楼上的窗户也一扇接一扇被推开,人们的表情有兴奋、有激动、有胆怯、有讨好。

苏唐没索取过什么,相反,还赠与了人们极大的好处,从头到尾,只得罪过怀家、谷家和陈家,不过那三家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现在还生活在暗月城中的人,几乎没有谁说过苏唐的坏话,而且流浪武士们做梦都想加入千奇峰,自然要到处称颂苏唐,他们是暗月城的脊梁骨,态度足以影响主流舆论的走向。

“恶贼”怀家三小姐大骂道:“你夺了我怀家的基业,害了我大姐,恶贼我和你拼了”

话音刚落,那怀家三小姐已从楼上跳下,拔出腰间的长剑,向苏唐扑来。

苏唐却没有理会怀家三小姐,他看向楼上,在那扇窗户旁,多出了两条人影,他认识,正是狂徒薛义和叶家庄的少庄主叶浮沉。

苏唐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薛义和叶浮沉,薛义和叶浮沉也有些吃惊,对视片刻,薛义先笑了,随后苏唐和叶浮沉也笑了。

没有人制止,怀家三小姐的身形自己停下了,她眉眼间有些惊慌,因为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发现了仇人,她舍生忘死冲下来,叶浮沉应该及时拦住她,然后向苏唐发起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她见识过叶浮沉的实力,期的大宗师,肯定能轻而易举的夺走苏唐的命,接着再助她返回千奇峰,一统暗月城,爷爷和姐姐未完成的夙愿,将在她手中实现。

但事情的发展背离了她的猜测,薛义和叶浮沉竟然没阻拦她,她仅仅是个斗士啊,任由自己送命么?

“哪里来的疯女人?敢对苏先生无礼?”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大声喝道

“呵呵……你不认识吧?我可认识,那是怀家的三小姐。”

“怀家?怀家的人不是都死光了么?怎么又出来捣乱了?”

“别这么说,想当初怀家老爷子对暗月城是有大功的,没有老爷子主持公道,暗月城也不会有今天的繁华了。”这是一个感念怀家旧恩的人。

“放屁我们去绝绣岭,来回都得交过路费,他怀家少收一枚铜币了?我们辛辛苦苦赚到些好东西,让怀家人看到,还不是用的价格从我们手里拿走?”

“所以啊,怀家也算不错了,一枚铜币不给,抢了你你又能怎么样?”

“你他吗就是犯贱不抢你都成恩典了?”

“嘿嘿……怀家人真是贼心不死,上次就有不少人偷袭先生的千奇峰,这次又回来了?”

“什么?怀家敢打千奇峰的主意?”

“那不行不行”

人群的喧哗声越来越大,感念怀家的人确实有,但极少,更多的人显得越来越愤怒。怀家的人抢占千奇峰?那他们的希望岂不是要落空了?

当然,这和怀家以往的做派有关,当初是怀老爷子召集人修桥铺路,等到修好后,路和桥都成了怀家的产业,每个人经过必须要缴费,现在自然也一样,让怀家夺了千奇峰,他们再休想得到好处了。

刀剑出鞘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有一些流浪武士窜到两侧的屋脊上,摘下长弓,用充满杀意的目光盯着怀家三小姐。

以苏唐此刻在暗月城中的声望,跑到这里骂苏唐,和跑到庙里骂佛祖、骂罗汉没有什么区别。

苏唐根本不用出手,只需一个眼神、一个手势,甚至什么都不做,转身离开就好,然后人群就会扑上去,把怀家三小姐撕得粉碎。

一种同仇敌忾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着,气势显得越来越沉重,几乎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把怀家三小姐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寇

薛义和叶浮沉暗自心惊,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苏唐竟然能在这里拥有如此高的名望和人气。

薛义和叶浮沉对视了一眼,从窗口飘出,慢慢落在街道上。

怀家三小姐感觉自己变成了一片树叶,在惊涛骇浪中漂浮,随时可能被湮没,她慢慢转过身,用一种哀求的口吻叫道:“叶哥哥……”

“如果你刚才真的敢冲上去,我倒是会对你另眼相待。”叶浮沉轻叹一声,避开了怀家三小姐的视线:“可你……只是在装腔作势啊,把我当成傻子了么?”

“老叶,你是来替这位三小姐讨公道的?”苏唐笑道。

叶浮沉脸色一红,吭吭哧哧的说不出话来,薛义在一边说道:“托三小姐的福,你的名字我都听过几百次了,不过呢…我只以为是重名,因为三小姐说的苏唐是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混蛋。”

“胡说八道”不等苏唐说话,人群里便有人喊道:“苏先生是我们暗月城的大恩人”

“是啊我没听说过苏先生做过什么坏事,不可能”

薛义转过头,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怀家三小姐:“三小姐,你说我应该信你呢,还是信大家?”

怀家三小姐的身体抖得厉害,这次和上次离开暗月城时不一样,上次她还有人可以投奔,而这一次,她有一种天下虽大,却没有她立锥之地的感觉。

片刻,怀家三小姐索性豁出去了,她眼中露出怨毒之色,看向叶浮沉:“叶哥哥,你怎么说?”

“我早就对你说过,如果是别的人,我会帮你。”叶浮沉淡淡说道:“如果是这个苏唐……那就对不住了,很久以前,我们就已经是朋友了。”

“好好好。”怀家三小姐长吸一口气,视线转到了苏唐身上:“苏唐,老娘这一次……”

“放肆”雷怒突然发出炸雷般的吼声。

雷怒陡然运转灵力,他所散发出气息波动直冲云霄,就连薛义和叶浮沉都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几步,眼中露出骇然之色。

半年没见,苏唐已经让他们异常吃惊了,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一个亦步亦趋、跟在苏唐身后的老仆人,竟然能散发出如此恐怖的气息。

大祖?让一位大祖做仆人?

怀家三小姐脸色苍白,鼻孔、耳朵、眼角都渗出了鲜血,雷怒的吼声是对她而发的,她承受了大部分的气息压力,从外表上看好像没什么,实则受了重创,毕竟她仅仅是个斗士,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了,连气息都无法承受。

苏唐摆了摆手,雷怒收敛气息,退了回来,眼帘微垂,好似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一步错,便步步皆错。”苏唐摇着头,他懒得和那怀家三小姐计较,而且对方已受暗伤,也算受了惩罚,他随后看向薛义和叶浮沉:“到我那边去坐坐吧。”

“好啊。”薛义欣然应允。

苏唐、雷怒等人都没理会怀家三小姐,转身向千奇峰的方向走去,人群迅速让出了一条路。

怀家三小姐的视线全然失去了焦点,象个僵尸一般,她刚才对苏唐发起攻击,半路停下,就是担心自己受到伤害,现在却已什么都不担心了。

苏唐等人已经远去,人群没有散开,依然在冷冷的盯着怀家三小姐。良久,怀家三小姐慢慢转过身,一步一晃的向码头那边走去。

这个时候,随便一个流浪武士出手,都能轻松夺走怀家三小姐的性命,但苏唐都走了,他们也不好越俎代庖,在感念苏唐心地慈悲的同时,也给怀家三小姐让出了一条路。

“真的放她走?”有人低声道。

“我们不好动手的,不过么,可以⊥人告诉计大当家一声,怎么搞的?能让怀家的人混进来?”

“妙极,我们不好动手,计大当家可不会放过她。”另一人赞道。

但这时候,计好好并不在码头上,他面色肃然,压低声音问向一个大汉:“你确定?”

“要是认准了,我们就把人带回来了。”那大汉道:“好像是那个岳十一,他昏迷不醒,我们也没办法问话,大当家的,你得马上拿个主意,我们船队在小兰屿被围住了,他们船帮逼着我们交人呢。”

“小兰屿是我们暗月城的地盘,他们惊涛城的人也太嚣张了”计好好怒道。

“大当家的,是不是应该派人去一趟千奇峰?”那大汉道。

“不用,万一不是岳十一,先生会以为我们做事不太稳重,一惊一乍的。”计好好道:“我亲自跑一趟,你去让人准备好快船。”

盐源人民医院
天水市中医医院
贵阳哪里治疗癫痫病
枣庄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邢台什么医院治妇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