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综漫之我是强第五十章名为乌利的男人全部

2020/01/21 来源:北碚信息港

导读

综漫之我是强 第五十章 名为乌利的男人 全部答案凯尼的记忆让利威尔几乎无法思考,他的身世以及这身异于常人的强大力量一直是他隐藏在心里

综漫之我是强 第五十章 名为乌利的男人 全部答案

凯尼的记忆让利威尔几乎无法思考,他的身世以及这身异于常人的强大力量一直是他隐藏在心里的一块心病。画面一转,青年凯尼此时正被一只巨手握住。那只手臂利威尔无比熟悉那是一条巨人的手臂,而手臂的另一端是一个面容清秀和善的青年男人,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双眼给人包含沧桑看透世事的感觉,难以想象这是一个青年人会有的神色。

“我从未想过这个世界上会有人比我强,这就是巨人吗?没想到真的存在,而且在高墙之内。”

“乌利!就这样抓住他别放!”与之相比他身边举着的家伙就显得逊色不少,因为能从他的口气里感觉的出来他在害怕。

名为乌利的青年男人抬起另一只没有连接在巨人身上的手阻止道,“罗德等一下,别开!”“我们的存在已经被泄露给他了,告密者应该和议会有些关系。这点我们必须查明。”乌利明显比罗德更加冷静和理智。

“那就用武力逼这个刺客开口吧!”罗德继续说道。

乌利摇了摇头,又看向了凯尼问道,“这个恐怕办不到啊,据我推测他是……阿克曼的末裔,我猜的没错吧。”

“……”凯尼已经陷入震惊状态,他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既然如此,那他来刺杀我的原因就在他自己身上……”乌利接着分析道,只是凯尼可不是坐视等死的人。

“噗嗤!”他想办法抽出一只手,将手中用来割喉的短刃投射了出去,目标正是乌利的心脏。

“乌利!”罗德看到乌利的另一只手被刀刃贯穿,吃惊的大喊道。

“啊啊,混蛋!饶了我吧,你是真正的王对吧。放了我行不,就饶我一命吧。”凯尼失去了刀刃顿时就软了下来,开始不要脸的求饶。

可是,话语一转却让人觉得他是个疯子,“放我走!再给我一次机会嘛!我一定会等你睡熟了以后再下手。毕竟把你残杀再往你脑子里塞满大便这个主意还是相当不错的嘛!没错,老子的创造性灵感就是这么低俗。”

凯尼此刻的状态正如他当时心中所想,“在压倒性的强者面前我何其脆弱。因为这还是次和字面意思一样,像只蚂蚁那样被捏死啊!曾经认为暴力就是一切的我,在这一刻失去了这根支柱。现在回想起来,我也许根本没怎么把家族仇恨当作一回事。”

“嘭!”谁想乌利居然将凯尼放了下来。

“诶?”凯尼对于乌利的行为感到震惊不已,眼下的情形让他的大脑直接当机。

“怎么能!?乌利!”罗德看到这一幕,再次举起了手中的。

“你要干什么?他可是个阿克曼,你没有办法抹去他的记忆。只有杀了他!”罗德大声的喊叫着,却暴露了他胆怯的心理。他和以前的王一样惧怕阿克曼家的人。

“嘭!”谁能想到乌利居然五体投地跪在凯尼身前。

“呼~呼~”凯尼看着让他难以理解的景象,不断的喘着粗气。

“只要想起我们残忍迫害阿克曼家族的历史,你的仇恨就并无任何不妥。”乌利的声音满是诚恳的请罪,让人无法怀疑他的真心。

“但是……我现在还不能就这样死去!请原谅我!原谅这个在狭小的高墙世界当中仍旧无法创造出乐园的我……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乌利抬起满是泪痕的双眼,哽咽着说道。

凯尼除了无以复加的震惊以外,还有些别的情绪,“面对我这个下贱的对手,居然低下了头!除了被巨人吓得肝胆俱裂外,我感觉到自己心中的某些东西发生了动摇。”

“于是,我当场对他说我愿意助他一臂之力。乌利答应了。”凯尼的记忆这样讲述道。

“在之后召开的议会议席上,那个告诉我雷伊斯家族事情的家伙消失了。而把他揭发出来的家伙成了雷伊斯家族的走狗,反而骑在了别人头上。这就是我的新工作。”估计这就是凯尼会进入中央宪兵团的契机了。

“虽然有点难看,但对阿克曼家的迫害也因此结束了。虽然不代表马上就能够……大摇大摆的马上走到光天化日之下,但敌人应该会慢慢减少了吧。”凯尼感叹道。

凯尼来到希娜墙内的地下街,进入一家**当中,对着柜台的老头询问着一个人。

柜台的老头是这样回答的,“库谢尔?你是说奥兰比亚吧。她老早就生了病,已经做不了生意了。”

当画面放到他推开门看到一个面容凹陷的年轻女人时,利威尔的神色再次紧张起来。

凯尼开口问道,“……喂。喂喂!你看起来怎么好像瘦了很多啊,库谢尔?”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角落说道,“她死了。”

“那你是?活着的那个吗?”凯尼将视线转到了墙角看到了一个几乎饿得不成人形的男孩。

“……”男孩什么都没说。

“喂喂……别跟我开玩笑好吗?你听得懂人话的吧。名字叫什么?”凯尼背抵着墙对着男孩,滑坐到地上开口问道。

“……利威尔,就只叫利威尔而已。”看到这里我特意瞥了一眼利威尔,发现他的神色已经变回正常的模样。

“是吗?库谢尔,确实没有报上姓名的价值啊。”凯尼有些丧气的说道。

“我叫凯尼……就叫凯尼而已。跟库谢尔,算是熟人吧。多多关照啦~”凯尼的帽檐遮住了他的脸,对着小时候的利威尔说道。

凯尼看着脸颊消瘦的利威尔狼吞虎咽的吃着食物,“一点都不可爱的垂死小鬼,这就是库谢尔的遗物了。虽然不爱见死不救,但我也不喜欢替别人当爹妈。”

接下来,就是凯尼和利威尔一起生活的日常,教他怎么拿刀,怎么和人胡侃来得到情报,怎么一个打十个,以及刀法,“我能叫别人的东西不多,首先样是小刀的握法,然后就是和周围的人联络感情的方法。和人打交道的方法以及和刀子打交道的方法。”

凯尼看着小时候的利威尔在一旁自己训练着,“总之,我就是将在这地下街道生存的方式交给了他而已。如果想要离开这里到地上去的话就去吧。只不过那时就要凭他自己的本事了。”

在凯尼的记忆中,这时出现了一个中年人,似乎是乌利派来的,“中央宪兵?啊……原来你们就是干这个的啊!抱歉,我以前好像杀过不少你的朋友。”

中年人一脸崇敬神色的说道,“就连这样的你王也能够将你驯服收作侍卫……这就是王的胸怀之广阔啊!”

凯尼略带讥讽的说道,“萨内斯先生看来你对王相当的推崇啊!”

萨内斯却没有一点反驳的意思,“所以啊不管什么工作我都会干好的。”

只是好奇凯尼这样的人怎么会愿意将力量借给乌利,“难道你不是吗?你是为何降服于王的?”

说到这里,凯尼反而有些结巴,整个都是乌利跪在自己面前的画面“我……我也不大清楚啊……可能……因为他是强的吧。”

“没错这个世界上伟大的人,就是指强的人。”凯尼这样强调着。

“只要有力量就可以了,这样至少不会像我妹妹那样死去吧。”利威尔出现在他的记忆中的时候,是利威尔以一个孩子的身体手握小刀揍翻了两个彪形大汉,而他则是看到两人都躺下之后,默默的离去了。

很快又到了乌利的画面,只是这次似乎不怎么好看了。

夕阳西下,橘红色的阳光照耀在湖泊之上,水面波光粼粼让人看了感到非常安心。

乌利坐在草地上,小声的说道,“我已经……活不久了。”

“……这种事谁看了都明白。”凯尼转过头看着面容苍老的乌利说道。

凯尼满怀失望的口气说道,“虽然是头怪物怪物,却还是敌不过衰老和疾病啊!我对你太失望了!”

乌利突然微笑着说道,“其实是有一点不一样的。”

凯尼听到乌利的话感到疑惑,“啊?”

乌利给他讲述着他们家族作为统治者为核心的秘密,“我这力量会由罗德的子女们继承,我大概会继续活在他们的记忆当中吧。”

凯尼好奇的问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力量还能继承?”

乌利看着黄昏,唏嘘的说道,“凯尼……这个世界在不久的将来必定会毁灭。我只想为这些极少数的人类黄昏建造一个乐园啊!”

乌利带着微笑好奇的问道,“你是信奉暴力的对吧?那恐怕是这世上无法回避的真实吧。但是,是什么让行将毁灭的我们结成朋友的呢?是暴力吗?”

凯尼不擅长应付这种温情的问题,“……哈?谁知道啊!只是如果你不用那只大得吓人的手抓住我,你的脑子里早就塞满大粪了吧。就在我们成为朋友之前。”

乌利的口气在那一刻变得让凯尼捉摸不透,“是啊……的确是无法回避的真实啊!即便如此我仍然……相信那个时候的奇迹!”

接下来出现的是一头黑色长发的秀丽女孩,面容和善清秀,带有几分乌利的样貌。应该就是罗德的女儿了,“我终还是没能理解他当时的心情。”

凯尼为注重的是她的眼睛,“如他所说怪物貌似被传承下来了,只要看到那双眼睛。我马上就知道他在里面。”

凯尼心里好奇不已,“罗德的女儿嘴里同样念叨着人类相互友爱追求和平的话。为什么你会说这些没用的话呢?因为你有强大的力量所以有精力去想这些。”

“只要得到那种力量无论是谁都是如此吗?……比如是我呢?”

然后出现的是一群年轻的宪兵,“我叫凯尼阿克曼,也有人叫我割喉者凯尼这种三流绰号,割了太多像你们这样的精英宪兵的脖子算是对我的一种惩罚吧。废话不多说了,总之因为各种原因由我来担任这个新组建的对人立体机动部队的队长,多多指教咯。”

“……”宪兵们神色阴沉,全都一言不发。

“你们肯定一头雾水吧。我很理解,突然得知这个连兵团都没待过的杀人狂就是你们的老大,心里肯定又不爽的啦!”凯尼浑身痞气的说道。

“没关系。”一个女人的声音插了进来。

“嗯!?”凯尼对此觉得意外。

“高墙被破坏已经两年,放弃对付巨人人类之间开始争夺剩余的领土。这是遵从墙内法则的我们爬到兵团组织顶层的结果。那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对吗?没关系的,因为一切都没有意义。”年轻的女兵脸上写着无有指望四个字,她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

凯尼却走到了女兵身前,继续我行我素道,“放心吧。作为调查兵团的对抗组织不过是个大义的名分而已,充其量只是我想出来的一个招牌罢了。”综漫之我是强

凯尼一脸不爽的说道,“作用只是为了让议会那帮渣滓点头而已。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的哦!又要看那些蠢猪的脸色,又要各种活动。想问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凯尼突然满怀希冀的说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巨大的梦想啊!”

“等同神的力量,貌似得到这一力量的人全都会变得忧国忧民。连我这种人渣也会变成那样吗?”凯尼心里满满的都是怀疑的想法。

“我好想知道那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从那里到底能看到什么样的景色?”我似乎有些了解他的想法了。

他的心里其实一直惦记着,“即便是我这样的人渣,真的也能看见和你完全一样的景色吗?你说呢,乌利?”

画面到这里就终止了,利威尔怔怔的站在原地。看来陡然间一下子回答他所有的疑问,也会让人感到迟疑。

凯尼这人却让我产生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想法,他对力量的推崇以及对乌利的感情,我岂不是可以……

黄石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宁德市医院东侨院区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附属医院
深圳妇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聊城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