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东北坝上都沉湖之谜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北碚信息港

导读

-----盛传云南抚仙湖古时是个很大坝子,坝子里有个繁华城池,那里还有较大规模的椭圆形石球和斗牛场,一场象水漫金山一样的大水淹没了这个坝子,

-----盛传云南抚仙湖古时是个很大坝子,坝子里有个繁华城池,那里还有较大规模的椭圆形石球和斗牛场,一场象水漫金山一样的大水淹没了这个坝子,那个热闹非凡的城池也在这场灾难中沉入水底,人们后来在湖上行船,风平浪静时还能看见城墙模样。     (一)坝上王父子与美妇    坝上王异伟威严升坐龙椅,蚕纱黄袍加身,白玉白羽高帽罩顶。  身旁,上王妃吕霖落坐在另一张藤椅之上。  异伟高贵海涵鹰隼般目光扫视一番石殿廊前文武官员,干咳一嗓方才朗声道:“皇宫侍卫长左将军素乌听令!”素乌出班叩拜:“臣素乌在。”  异伟继续点卯:“王子异赤羽出列。”异赤羽出列叩首:“儿臣在。”  “本王命你二人前往玉笋宫去接苏曼夫人。”  “臣遵旨。”“儿臣遵旨,”臣子受命转身去接人。  上妃吕霖面露不悦欲言又止,薄唇撅得老高简直能挂得住葫芦瓢。  异伟目送他们出殿,他转而询问右将军提曼道:“提曼将军,苗地那几个生擒到的将领现下如何呦?”  右将军提曼出班叩拜道:“独有黄土信将军愿降。”  “哦,”异伟传谕:“不愿降者颊际烙印充作奴役,传黄土信将军上殿。”  御使官方及伫立殿门处,向外传唤道:“传降将黄土信!”  黄土信被安排觐见,已预先来到殿首。听到宣召,他整整衣冠铜甲随后大步迈入殿门,向前来跪倒参拜:“罪臣叩见坝上王!”  “黄将军,你起来吧。”异伟温和地说。  黄土信诚惶诚恐起立,尚不敢直身。“你愿归顺我大池王国,本王当众赐封你为前军统带。”  “臣躬谢大王恩赐,愿效犬马之力。”  “好,黄将军且入武班候旨,亦可当朝随时随机谏言。”  “谢大王隆恩!”黄土信闪身退在武班末后位。  侍女伊妮步出笋宫,本色布裙干净整洁。伊妮偏胖,鸭蛋脸盘健康红润。头发梳成两股抓髻,年纪将到二八。   素乌率领一队卫士,恭立在石阶前甬道旁。  “夫人就要出来了!”伊妮回身转向廊前人等传话娇声道:“下人们备轿!”  八名轿夫皆为男丁,伊妮深知这群来自岭南的轿夫原本受过宫刑。  异赤羽伫立素乌身边,看到从石宫外低矮石窑内走出来四对轿夫。  车轿备在廊檐下,他们各自到达指定位置,将大木轿抬到楼阁前恭候主人。  很快,苏曼夫人由伊妮搀扶着走出玉笋宫门。高大身材配套紧身蚕丝裙裾十分得体,格外彰显丰胸突臀。  素乌与卫士们尽皆偷眼觊觎,倍觉佳人靓丽赏心悦目。  异赤羽把眼痴望著看呆,他已到成年尚未娶王子妃。  美貌女人却如过眼烟云,如眼前这位美冠群芳实属罕见。  扫描之间,夫人已步下台阶。  但见她粉颈低垂云鬓不整,峨眉紧锁红唇闭拢。双颊愁云惨淡,长睫密密匝匝,双眼皮低溜俏媚,眼胞显肿,黑眸稍鼓,鼻梁微塌,红唇张扬性感。  身材确是高大匀称,裙裾内掩双腿修长丰腴。  看来这位苏曼夫人就是父王此番征服岭南苗人部落俘虏来的漂亮女人,异赤羽暗羡父王真是有享不尽的艳福。  苏曼夫人离得近些,直接走向车轿。异赤飞愣怔在原地未动,把一双艳羡目光毫无遮掩尽情扫射。  眼绽流波,苏曼夫人似乎依样画葫芦似地先看了看素乌将军,转而瞄睃一眼异赤羽,似乎比较看清楚眼前这位呆伫男子,眼里似乎印证下他挺秀鼻峰白皙脸模厚实唇口,强壮身材。  “苏曼夫人到!”御史官方及站殿朗声传报。  官员们齐刷刷把头扭转,眸光聚焦。王妃吕霖苦情脸面,瞪一双杏眼把来者匆忙瞥去几眼。  苏曼不卑不亢,信步趋前跪伏:“戴罪之身,岭南江都王罪妃跪见大王!”  “苏曼,”异伟和颜悦色:“我大池国将士进攻岭南,射杀岭南江都王裴昌是为不得已而为之,两军交战不死亦伤,夫人不要怀恨本王。”  “夫君已然做鬼,罪女苏曼只求了断余生,跪求大王赐死。”  “苏曼夫人正值如花似玉妙龄之年,本王岂可滥杀无辜?本王有幸得遇夫人实乃三生有缘,苏曼夫人听封,本王决定赐封苏曼夫人为我大池国偏妃,住居玉笋宫,赐号玉妃娘子!”  苏曼俯首沉吟许久,不愿作答。异伟以为她默许,哈哈哈大笑道:“玉妃娘子平身,请素乌将军小心护送娘子回宫!”  吕霖打鼻孔内气气地哼了一声,异伟并不理睬。  苏曼躬身起立,转身淡然离开。她明显听到身后,官员们持续发出的啧啧赞叹之声.......  父皇仅仅命素乌护送,异赤羽心中好生不快。  他把眼膘着苏曼姿态优雅地步下十八层台阶,直到她由侍女搀扶着踏上车轿。  车轿轿帘深掩,如同云遮雾障。  他两眼茫然,心岸何其不茫然?    (二)江山美人渔利双收    早朝收得一将一妃,异伟意犹未尽。  朝前自有官员主持,御使官朗声宣布:“早朝结束,百官留下,参加筵宴!”  廊前一队乐人伊始奏乐,敲羯鼓击方响吹玉笛弹琵琶拨瑶琴,奏响一曲《南宫乐》。  十名宦官忙碌摆台,十名侍女穿梭往来呈上美味佳肴,奉上铜壶玉盏竹筷,开启坛封佳酿。  不久,又有坝上美女身穿金蚕丝瘦裙曼舞《金孔雀》。  “呵呵呵.....”异伟举起雕龙玉杯,洋洋得意笑道:“诸位卿家,本王此番亲率数万铁骑一举征服岭南一带,射杀文昌,立其子文仲臣服我朝,年年来朝纳贡......来呀,为此番南征大功告成,各位卿家且随本王尽皆畅饮杯中美酒!”  殿前文臣武将尽皆响应,仰脖豪饮。  左相山老称扬道:“大王效仿当年南苗蚩尤,必将一统南方!”  “南岭臣服,臣服乃是称霸步,”右将军提曼问道:“下一步是不是要征服左右江一带喽?”  “当然是要进军喽,”异伟踌躇满志地说:“我军眼下尚需暂时将养恢复元气,不急不急呀。”  上大夫洪多拱手称颂道:“迟早定会征服沿海 各部,臣以为不出三年,江南大部必然唾手可得。”  异赤羽听着心中别扭,心下骂道全是些阿谀奉承之辈!  他正在气恼,忽听到吕妃手举玉杯娇声道:”大王此行真是可喜可贺,可谓是江山美人两两不误渔利双收啊!” 已然听出吕霖话中带刺,异伟当时沉下脸面,面对诸臣却又不好发作。  右相文丞打圆场,淡笑道:“各位当举杯畅饮,为我大池将士英勇善战而干杯呀!”  “对,对呀!”上大夫洪多随声附和道:“干杯!干杯!”   酒宴持续到持续到酉时日薄西山,方才散席。  异伟起身拂袖而去,他还在生气,对吕妃话里夹刺耿耿于怀。  吕妃翘嘴唇极其不满地哼了一声,同样是一扭身腰兀自走人。  异赤羽平常静坐不露声色,片刻之后方才起身,步出云召门。  苏曼夫人的玉笋宫寝靠近大池湖畔,位于云召殿西北不到千丈远,其间路面全部铺陈方石玉板。  石板路面较宽,可以容纳三乘马车并行通过。  吕霖夫人的丹凤宫寝,位于云召殿东北方向临湖而建。  父亲异伟的南坝宫寝位于云召殿后身,其间两侧设有偏殿,中间密布甬道四通八达。  异赤羽翘望父亲步出宫殿,随后登上车舆。  玉笋宫多年闲置,是因为暂时选不到合十偏妃。父亲偶尔临幸些宫人,多是些没有资格左偏飞的侍女下人。  王公眷属范围内,上大夫上将军家眷里看过几位芳龄处女,暂时也不甚中意。  车舆缓缓开动,四匹马拉车轿由御史官方及亲自驾驭,上将军素乌率卫队军士分作前后左右持戟随行。  以苏曼的绝世美貌,异赤羽难过地想到父亲如此急迫当殿宣布她为偏妃,可见父亲对苏曼迷恋的程度确实非同一般。  父亲的车轿果然沿着那条宽大石板路朝玉笋宫方向行进。     临近玉笋宫,异伟掀开轿帘走下车舆。  “两位将军辛苦,”异伟抬头看见侍女伊妮以已立在门前恭候,当即吩咐:“素乌,你去安排弟兄们住进偏厢宫内;方及你去安排几桌酒菜款待军士们。”  “末将遵旨!”“末将遵旨!”两位将军得令乐得前去打理。  伊妮走过来跪身施礼道:“奴婢拜见大王!”  异伟说了声:“起来吧,门前自有军士把守,你在阁楼下门内侍候着,插好门栓,任何人不得开门放行入内。”  “是,奴婢知晓。”  异伟轻轻推开玉笋宫们,信步登上两层阁楼台阶。  寝宫内亮着八盏大蜡灯,床帏那边薰衣草香气袭人。  他看见苏曼夫人身穿红衣凝神伫立在阁楼窗前,而苏曼同时也闪眼看见异伟走进楼阁。  她匆匆走过来,伏地而跪莺声燕语般轻声道:“罪女苏曼跪迎大王!”  “爱妃快快请起!”他大步向前搀扶起苏曼。  一边搀扶一边拢她入怀,近距离观赏她标志五官白皙面肤乌黑秀发。苏曼受不了他这番火火逼视,早已闭拢双目微瞌长睫。  她竭力使自己不再想那个已经战死的男人,现今自家明远掌握在他人手里,苟活着是选择。  他伸手强行托起她下颏,加力托抱直至锦帐......    (三)大池湖上君臣泛舟    气候温和适宜出游,农历七月里坝上都风和日丽。  大池湖畔石屋林立,大池国王宫建造在大池湖东南岸,达官贵人们争先恐后在大池湖畔王宫附近建造石楼宅邸,而平民住户则选择在大池湖以南平川地带建造低矮石屋。  街巷市井普遍由王宫投资铺设石板路面,整个都城近万户人家尽皆居住在石垒巢穴中。  坝上都居民喜欢打造石屋,已有许多年历史,人们无须从大理搬运石材,附近的峨山既有丰富石材。  坝上都拥有一大批手艺高超的石匠,专事打磨石板,垒造石屋甚至石楼。  房顶不必使用檩木,石工们以杠杆助力吊起石板加之屋顶与石柱之上,其间缝隙皆以树胶弥补涂抹。  整个坝上都堪称一座石林堡,却也不是空前绝后绝无仅有,苍山洱海那边也有一座规模稍小些的大理石堡城。  数十条舟筏并排傍靠岸畔,异伟今日特意安排带上苏曼夫人游览大池,一睹大池秀美风光。  水岸舟筏悉数由船家木工打造,一律由铜轴木檩排基旁衬竖桩厚板为船身,浅水可撑杆深水可摇橹。  今日,异伟似乎担心女人之间争风吃醋,故此并未通知吕妃参加。  “赤羽,你跟为父和你姨娘坐一条船筏吧,”异伟回头招呼道:“你亲自把橹,为父放心。”  “儿臣遵命!”异赤羽欣然领命道:“儿臣周身有使不完的气力,摇出去千把丈远蛮有把握。”   大池湖水确实深不可测,如若有人失足落水,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素乌对每条船筏都作出具体安排,每条船前部安置两位朝臣,后部安排两名壮硕船工掌橹。  随行文武官员分列岸畔,依次是巫师南伯、左相山老、右相文丞、御使官方及、左将军素乌、右将军提曼、上大夫洪多、谏议大夫西理、大管家贡良。  异赤羽、素乌先后跳上船筏,坝上王乘坐这乘筏被众船筏前后左右夹在中央。  军兵船夫官员呼啦啦登上舟筏,撑杆摇橹舟筏纷纷驶离湖岸。  素乌摇橹,异赤鹰撑篙,舟筏缓缓向北行驶,起伏颠簸在风浪之中。  异伟不由伸手抱紧苏曼,紧紧依靠着挤坐在舟筏前仓内。  异伟穿件蚕丝黄袍,腰扎宽玉带,高装袜下面是一双精致鹿皮靴,头上戴玉冠两侧垂流苏。  苏曼依旧穿着红丝长裙,膝下露出一截水粉色灯笼裤,半遮一双绣花红布鞋,芙蓉娇面半遮粉纱巾,头发梳成坠马髻。  异赤羽与素乌身穿草绿军旅衣裤,头遮宽檐斗篷,煞是修长干练。  船筏进入深水地带,撑篙改为摇橹。  异赤羽无由想起五年前,母亲段瑜贵妃活着时也曾出游大池,母亲是患上乳瘿肿块去世的......母亲似忽担心弟弟异赤龙,弟弟那年十岁,比自己小四岁,母亲去世之前喃喃恳求父亲一定要看护好她的两个儿子,尤其是偏向异赤龙。  父亲没带异赤龙来游大池,必是不想让他耽误跟随武杰师父操练大枪。  眼前碧波荡漾,湖光山色尽收眼底。  “爱妃你看,”异伟手指岸畔两块巨石说:“相传许多年前,玉皇大帝派遣两位仙人来滇中巡察,久居碧水岸畔竟至流连忘返,被贬为两座搭手并肩巨石,生生世世守护在湖崖那边。”  “哦,”苏曼轻轻叹息道:“原来还有如此美妙的故事啊!”  心情敞亮些,她今日终于肯开尊口与人交谈。  “你再看那边,”异伟手指湖西耸立的一座尖尖山峰说:“此山看去形态峻逸,人们习惯称作玉笋石峰......还有座山石更是奇妙无比呀,你再看看那边......”  苏曼顺他手指方向,果然看到一座赭色石壁。  异伟乃如导游谆谆善诱:“此石墙被称作‘界鱼石’,是不是很漂亮?”  苏曼点点头,引颈注目。  “湖东侧还有热水塘,那边建有行宫,拣个大热天,我们过去泡温泉。”  “哦,”苏曼习惯地优雅沉吟。  “素乌将军,你歇歇手,”异赤羽关切地说,“我来摇橹。”  “好吧,”素乌闪退身后,坐下歇息。  “素乌将军,”苏曼夫人回转身形,颇为关心地致谢道:“让您亲自摇橹,真的受累了呀!”  “不累不累,”素乌连连摆手道:“末将多谢玉妃关照。”  稍许惊艳,他们皆未想到苏曼会回过头来亲切问候。   回眸之间,她转过脸时,迅速瞟到异赤羽。  美目疾转,玉颈折北,一切恢复平静。  咫尺回眸,伊使赤羽周身如被闪电掣击,身在船上魂魄飞嫣。     (四)周旋两宫美妃之间    “爱妃,”异伟侍立吕妃身后,温柔似水哄劝道:“本王保证每月大半时日到丹凤宫来陪你......”  “有了新欢忘掉旧爱,你有了那个妖精,跑来我这里作甚?”吕霖不依不饶。 共 20334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不射精症的中医治疗方式?
黑龙江的男科研究院
云南的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