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王勇平不想再接触媒体只想过安定生活

2018-11-30 20:54:15

王勇平:不想再接触媒体 只想过安定生活

7月24日晚的发布会结束后,王勇平离开现场(资料片)  现年56岁的王勇平,在担任铁道部发言人的第8个年头被免职。铁道部前日发布的简短消息没有解释王勇平被免职的具体情况以及原因。  王勇平称  只想过安定生活  7月底,温州动车事故发生之后,曾有传言称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被停职,但他本人很快回应称,每天都在紧张地工作,并不存在停职一说。  而几乎就在免职消息公布的同时,和王勇平在中有过一次简短的对话。那头疲惫的声音称,“我不想再和媒体接触了,我只想过安定的生活”。  7月底曾传过被停职消息  7月24日22时43分,在“7·23”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发生26个小时后,铁道部召开“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首次发布会,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通报了事故情况,并回答了部分的提问。  会上,当王勇平被问到“为何救援宣告结束后仍发现一名生还儿童”时,他称:“这只能说是生命的奇迹。”之后,被问到为何要掩埋车头时,王勇平又说出了另一句话,“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在随后几日,这两句话被友们在上无数次地引用,并被称为“高铁体”。  后有传言称,王勇平因在会上的不当言论被停职。  但7月29日,铁道部处有关负责人就此表示,王勇平的工作没有调整。  王勇平还表示:“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尽管自己在发言中可能有不足,但在那个需要我站出来的时候,我站出来了,而且自己没有说假话和违心的话。”   不少友“力挺平哥”  有消息称,铁道部这一决定与王勇平在温州动车事件中的表现有关。  向铁道部处有关人员核实王勇平是否被免职一事,多位人员向表示,“还没听说过这个消息。”  前晚,该消息经新华社发出并经新华、人民、新浪等广泛传播之后,迅速引起友热议。令人吃惊的是,绝大多数都是对王勇平表示了同情,这和友在王勇平两大“名言”发出后不断地质疑和拷问相比,大相径庭。  有友甚至表示“力挺平哥,在平哥身上我起码看到了诚实,比起那些坐在台上镇定自若,满口外交辞令式的谎言要好多了。”  也有友认为是“祸从口出”,“奇迹终于也发生在自己身上了”。“王勇平被免职,这是一个奇迹,至于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铁道部原发言人王勇平将赴波兰任职  哈铁书记韩江平将出任铁道部发言人  商报综合消息 据铁道部相关人士透露,原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将赴波兰华沙担任铁路合作组织中方委员。据悉,这属于正常的工作调动,级别待遇未变。  铁路合作组织成立于1956年,当时由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越南、民主德国、中国、朝鲜、古巴(1966年参加)、蒙古、波兰、罗马尼亚、苏联、捷克斯洛伐克等13个国家的铁路主管部门组成的铁路组织,简称铁组。其宗旨是促进各成员发展铁路运输、汽车运输和公路方面的国际联运和科学技术合作。  另外从铁道部获悉,哈尔滨铁路局党委书记韩江平将出任铁道部发言人。这是铁道部八年来发言人首次换人,韩江平也是继王勇平之后的第二任发言人。  韩江平,男,汉族,曾任铁道部办公厅(铁道部政治部办公室)副主任兼部长办公室(铁道部应急管理办公室)主任,2008年9月任铁道部办公厅(政治部办公室)主任,2009年3月任哈尔滨铁路局党委书记。  本版综合《东方早报》、《北京晚报》、《南方都市报》  友:  他承担了太多所谓的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郎峰蔚曾针对王勇平离职在微博上说,“我的一个朋友,即将远赴万里之外。”  郎峰蔚说,“此前,他并不宽厚的肩膀,承担了太多所谓的。当众人都躲到大屋之下,他却被抛到狂风暴雨中接受洗礼。然而风雨过后,不是彩虹,却是来自内部的万钧雷霆。”  从王勇平免职消息公布后的各方反应来看,相当部分友的观点与郎峰蔚类似。  王勇平的培训老师:  他犯了低级错误 但绝不是个例  王勇平曾是中国早培训的号称“黄埔一期”的发言人,其当时的培训老师、清华大学与传播学院教授史安斌表示,王勇平绝不是个例,正是目前中国发言人现状的集中体现。  “应该说在当时的舆论氛围下,一个发言人能够不回避,能够坦然面对前所未有的逼问,已经相当不错了。然而由于缺乏媒体的从业经验和传播素养,也犯了一个发言人不该犯的低级错误,没有体现发言人在媒体和公众之间的桥梁作用。”史安斌表示。   教育部原发言人王旭明:  他比不敢说的要得多  教育部原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表示,我国发言人制度才刚刚迈出步,解决了发言人敢张嘴的问题,至于要张好嘴,那是第二步的问题。“我觉得,王勇平比起那些在大事发生后,不露面、不张嘴的要得多,他敢于面对公众,敢于开口。”

废气处理
花椒苗
触头模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