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当前位置:

恨刀情剑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北碚信息港

导读

八月初七  大漠,黄沙,秋风萧瑟,清寂的夜,一弯新月悬在长空,黝黑的房子,全由石块堆砌而成,没窗,只有一扇同样黝黑的木门。  “吱呀。”木门

八月初七  大漠,黄沙,秋风萧瑟,清寂的夜,一弯新月悬在长空,黝黑的房子,全由石块堆砌而成,没窗,只有一扇同样黝黑的木门。  “吱呀。”木门似是不堪重负发出了哀吟,一袭黑影走了出来,全身黑衣,更有长长黑发随秋风飘动,形如鬼魅。  “上官流,月圆之时,你我决斗的日子又到了,这次我一定要打败你,重夺天下。哈哈……”空寂的夜里传来孤傲的大笑,黑影拿起酒袋,仰起头,狠狠的喝下一口。    东去三十里,站在沙岗上,可见谷底有清泉,清澈见底,如同这弯新月,静静的躺在黄沙中间,很扎眼,却又那么坦然。水底有圆石,有水藻,四周有绿树,有野花,旁边还有木房,有灯。  “萱,把酒满上。”男人的嗓音极其美妙,浑厚而充满磁性。  “嗯。”女人纤弱的手提起酒壶,一斜,酒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注入杯中。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确切说是个绝色美女,高挑的身材,婀娜的身姿,肌肤如雪,脸却灿若桃花,一双眼睛如是两池清水,静静的睡在两道细眉之下,加上高挺的鼻,小巧的嘴,线条柔和得浑如画中的江南女子。  如此纤弱的女人何以生活在这等漫漫黄沙中?就如这清泉,如此清澈,毫无浑浊,怎就如此安静的躺在这黄沙之中。  “流哥,你与大哥决斗的日子又快到了。”女人的声音叮咚作响,如清泉,如肌珠,“他的刀法又精进了不少。”  “感觉到了,大哥练刀之时,怨气越来越重,杀气越来越浓。”  “你要小心,也不能伤着大哥了。”  “嗯,大哥是个武术奇才,可惜太看重天下这虚名了。”  “哎,谁让大哥是个武痴。”    八月十五  大漠,皓月当空,如一只大银盘,照在每一寸黄沙之上,如雪,如霜,四周空寂,沙岗上,一袭黑衣,一袭白衣,一袭紫衣,一把黑刀,一柄长剑,一尾古琴。  “大哥,你和流哥不要比下去了。”  “萱儿,我没有上官流这种弟弟。”  “大哥,难道你不念我们的结拜礼之情了。”  “萱儿,抚琴吧。”  “上官流。”黑衣人抽出黑刀,无锋的黑刀,“开始吧。”  “大哥……”  刀光瞬间扑了过来,连绵不绝,如狂风暴雨,刹时,黄沙飞舞,咆哮着,翻滚着,如浓云,刚才还清明的月亮突然笼罩在一片黄褐色中,一切都消失了。  “嗡……”剑出鞘了,东一剑,西一剑,斜一剑,看似毫无章法,却恰恰在每一刀将要近身时,剑光能轻轻的荡开刀光。  琴声,却有琴声,先如流水,叮咚作响,清脆悦耳,再如松涛,啸声阵阵,再如鼓点,越来越密,后如战场,马嘶人吼,戈杀矛伐。  刀光剑影,黄沙飞扬,“叮……”一声清脆的长响,刀光剑影瞬时消失,琴声亦断,四周一片安静,只余漫天黄沙飞舞。    “我败了。”黑衣人捧着黑刀,“哈哈……”笑声沧凉,悲恸。  “大哥,你永远立于不败,只要你想走,江湖上没人能拦得住你。”  “住嘴,”黑衣人怒了,黑发再次舞动,“我断刀岂是逃跑之人。为什么我怎么练,我的刀总败给你,天下?我什么时候才能打败你重夺天下?”    “大哥,听萱儿说,大哥的刀意是恨,刀意恨了,就没留余地,没留余地破绽就多,破绽多了自然会败,你刀法中的恨意也就成了你的致命伤。而流哥的剑却充满爱,有爱才会给人余地,给他人余地也就是给自己余地,只有充满爱的剑,注满情的刀才能无坚不摧,无往不胜。”  “七年了,你说过七次了,我不信,刀不狠,何以称雄?何以称雄?”  …… 共 142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疼痛是为什么
黑龙江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专科医院
标签

上一页:劝老友

下一页:忆书友重阳晤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