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荷塘PK大奖赛雷劈黄楝树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北碚信息港

导读

烈日炎炎的盛夏,山西省襄垣县一个穷乡僻壤农村的村庄,通往公路的小路尽头,一棵被雷劈成两半的两个成人才能合抱住的黄楝树上,蝉在焦躁不安地长鸣着

烈日炎炎的盛夏,山西省襄垣县一个穷乡僻壤农村的村庄,通往公路的小路尽头,一棵被雷劈成两半的两个成人才能合抱住的黄楝树上,蝉在焦躁不安地长鸣着。小路两边的小树上都绑着白纸条,一棵棵小树在骄阳的暴晒下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一只苍鹰在头顶来回盘旋,虎视眈眈地俯瞰着大地……  穿过公路,在路边上方一块长方形梯田里刚落成一穴坟茔,坟头正对着公路,公路上来往的行人从此地经过都会不由自主地把惋惜的目光投向这座孤坟,嘴里不停地叹息摇着头离开了。  坟里埋葬着一个已入耄耋之年的老人,成群的苍蝇嗡嗡地绕着坟头飞舞,坟边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上一只乌鸦在不停地哀鸣,似乎再向人们诉说着一个凄惨的故事……  老人是路边村黄楝树组人,家在村庄东边,姓桑,由于年事已高人们称他桑寿星。桑寿星是本组一百二十多人中岁数的,常年疾病缠身,腿脚也不灵便,瘦瘦弱弱的,一阵大风好像就能把他吹倒似的。  桑寿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为人精灵,善于见风使舵,人们叫他鬼不缠。鬼不缠在县城做生意家底殷实,据说近两年发了点财,财大气粗。二儿子为人懦弱憨厚,人称老憨,在本地务农,一切都唯老大鬼不缠马首是瞻。  在黄楝树组的西边住着一户姓钟的人家,男主人夫妇俩为人忠厚,勤俭持家,乐善好施,在当地深受百姓爱戴。夫妇俩中年得子,视若掌上明珠。儿子钟灵生得眉清目秀,生来乖巧懂事,在村小上学成绩一直很,深得老师和学生喜欢。  又是一个星期天,天气晴朗,钟灵做好作业,拿起自制的橡皮筋弹弓告别母亲蹦蹦跳跳地出去了。  村子西边的小路两旁盛开的野刺玫花争芳斗艳,芬芳的花蕊散发着芳香,成群的蜜蜂嘤嘤嗡嗡地在花丛里穿梭忙碌着,淡红的花蕾含苞待放,在灿烂的阳光照耀下,一朵朵、一簇簇伸出了娇嫩的小脑袋,迎风起舞着。  钟灵手里拿着弹弓,哼着儿歌,悠闲地走在这鲜花夹道的小路上,他时尔凑上前去抽鼻闻闻花香,时尔兴起追赶纷飞的蜜蜂,玩得不亦乐乎。忽然,透过低矮的篱笆,他看到了一只可爱的小精灵,“啊,小松鼠!”他忍不住激动地轻声叫起来。它毛茸茸的身子,拖着长长的尾巴,在不停地蹦跳着。“能逮住它那该多好哇!”他小心翼翼地拿出弹弓,生怕惊动了小家伙,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个指头盖儿大小的石子,眯起眼,瞄了瞄,朝着一百多米远的松鼠射了出去……  石子如离铉的箭,“嗖”的一声飞了出去,说来也是凑巧,石子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一个迎面而来的老人身上,只听“扑通”一声,老人应声倒地。松鼠没打到反而打住了人,小钟灵可吓坏了,他一边大叫着,一边飞跑着奔向老人。  到了跟前,他傻眼了,老人口吐白沫昏倒在地上,勉强睁着惺忪的双眼,有气无力地对钟灵说:“小孩儿,我姓桑,家住在村东头,我癫痫病犯了,快……快联系我的家人,我……我……我——不行了……”  钟灵哪见过这架势,他吓得哆哆嗦嗦,连话都说不出来,他意识到自己惹祸了。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他一路哭喊着飞奔回家向父母求救。  此时,父亲刚从玉米地里回来累得满头大汗的,听到钟灵这么一说,也顾不上擦拭一把汗水,他对着正在厨房生火做饭的妻子说:“孩儿他妈,你赶快去通知桑家人,我和钟灵去看看桑寿星怎么样啦!”钟灵在前面带路,父亲跟着跑向事发的地点,钟灵娘到桑家报信去了。  不一会儿,桑寿星晕倒的地方挤满了闻讯而来的村民们,事不宜迟,桑寿星的二儿子赶紧拨打120,不一会儿救护车一路鸣笛开来了,在钟灵父亲和众多村民的帮助下,把桑寿星抬上了救护车,急速向县医院开去。  “出大事啦!”桑老憨不敢怠慢,他随即拨通了大哥的电话。可不巧的是,刚出村子桑寿星在村东头的黄楝树下就断气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一会儿黄楝树下就挤满了闻讯而来的乡亲们。  鬼不缠接到弟弟老憨的电话后,急忙放下生意开着越野车一路狂奔回家,在黄楝树下与救护车不期而遇,听到哭声一片,他一声怒喝:“都别再哭了,老憨,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前天出门的时候,爹还好好的,怎么说不在就不在了?到底怎么回事?”  桑老憨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这样,惹事的小子在哪儿?我活剥了他!”鬼不缠满脸的横肉都扭曲了,他咬牙切齿目露凶光,使劲地在地上跺着脚,“把那小子带来,我要亲自问他!”  小钟灵战战兢兢地被父亲带到了鬼不缠跟前,他浑身直打哆嗦,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忐忑不安地嚅嗫着说:“我没看见……我不是故意的……”鬼不缠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劈头盖脸地骂道:“哪家的野孩子,小小的年纪不在家里待着,出来伤害人命!啥也不用说了,你得赔偿我们损失,生命损失费、丧葬费……”  “公了还是私了,你们看着办?”  “私了十万元,不多吧?”他骨碌着眼珠子试探性地说。  人群里顿时骚动起来。  “这不是明摆着讹人么?”  在场的人不禁为钟灵及他父母叫苦。  “摊上这事真是倒霉啊!”王大奶一边摇头一边叹息着说。  “桑老头平时都犯病,他今天死了,与小孩子何干?这不是明摆着讹人么?”张大爷从嘴边取下烟雾缭绕的旱烟袋,愤愤不平地责问道。  “桑老大就不是个好东西,平日里仗着有几个臭钱,把咱们都不放在眼里,遇着这个鬼难缠,钟家这回可要吃大亏了!”李大嫂抱着怀里刚满月的孩子没好气地嘟囔着。  “缺德,桑老汉平时生病、住院他都不管不问,这次趁机敲诈人了。”村里的马二溜子坐在摩托车上气愤地说道。  ……  听着乡亲们七嘴八舌的议论,鬼难缠怒火中烧,“你们说了不算,我要报案!”他暴跳如雷地大声怒吼道。  桑寿星意外死亡的事件终在村、镇两级的多次协调下,鬼不缠与钟家达成协议,钟家赔偿意外伤害费6万元,丧葬费8000元,此事就此暂时得到解决了。鬼不缠心里打的算盘没有如愿,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恶气。  桑寿星出殡的日子到了,鬼不缠头天晚上派二弟桑老憨通知钟灵家人,要求钟灵在老人出殡之日前去送葬、哭丧,忠厚老实的钟灵父母念及孩子惹祸在先,商量之后就答应了。  第二天一大早匆匆吃过早饭,钟灵父母就打发钟灵到村西边的桑家庄去,唯恐耽误了送葬的时间。  钟灵的母亲没下地干活,在家里等待着钟灵的归来。说的是早晨9点出的殡,听着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的声音,眼看都快12点了,还不见钟灵的身影,“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她脑子里快速地闪过一个念头,不由地隐隐地心里有一丝莫名的担忧。  “他爹,你到桑家庄走一趟,看看是咋回事儿?按说孩子该回来了,到现在还没见。”  “好,我去了。”钟灵的父亲丢下手中的镰刀答应着出去了。  走了约莫一里多路,钟灵父亲的耳边隐隐约约听见了出殡的哀乐。  哀乐声越来越近了,钟灵父亲放眼望去,一长行身着白色孝服的人在棺材后面向着黄楝树这边走来。哀乐声、哭泣声不绝于耳,在那棵古老的黄楝树下,钟灵的父亲与抬棺的人不期而遇。  抬棺的人都是本村的熟人,钟灵父亲急忙走上前,问他们见到了钟灵没有,他们都说没看见。  “这孩子能到哪里去呢?”钟灵的父亲很是纳闷。  见到了鬼不缠,钟灵的父亲焦急地问:“老弟,你见到钟灵了吗?他在哪儿?”  “谁见他了?”桑老大没好气地反问道。  “谁知道那野小子到哪儿撒野去了?他根本就没到我们这里来!”  “别添乱,起开,我们还要赶时间下葬!”桑老大恶狠狠地说。  透过人群,钟灵的父亲看到了桑老憨,桑老憨的目光躲躲闪闪的。  抬棺的人弯下腰、弓起身,棺材被徐徐地抬起来了,正准备离开黄楝树。  此刻,天上的乌云霎时间铺满了整个天空,人群骚动不安起来。  只见东方的天幕上一道耀眼的光芒如巨龙般疾速闪过,紧接着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一团大火球呼啸着风驰电掣般地直扑向黄楝树。  随着噼啪一声巨响,火球雷电所到之处,整棵黄楝树从中间被劈为两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然倒下,只听“咣当”、“啪啦”一声不偏不倚地重重砸在了楸木棺材盖上,人们循着声音望去,棺材盖被砸成了两半,一半滑落在地上……  人们惊奇地发现,棺材内桑寿星的尸体下压着一个小孩,这小孩儿正是钟灵,他身体冰冷,早已奄奄一息了,钟灵的父亲痛哭着从棺材内抱出钟灵,扑在孩子的尸体上直哭得呼天怆地,他悲伤、怜惜地抚摸着钟灵的头,意外地发现在儿子的头顶有一个小拇指肚大小的硬物。  人们瞬间明白了一切。  ……  警察来了,法医从钟灵的头顶正中拔出了一根将近10厘米长的钉棺材钉子……  “呜呜——”的警笛声响起,面如土色的鬼不缠被押上了警车…… 共 329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射精疼痛的中医治疗药方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患者到底遗传不遗传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