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电改进入实践期让电网和发电企业的利都落在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北碚信息港

导读

电改进入实践期 让电和发电企业的利都落在一个大锅里肉是割了,但肉或者改革红利还是落在一个锅里,就是国有资产从一个锅转移到另外一个锅里,从

电改进入实践期 让电和发电企业的利都落在一个大锅里

肉是割了,但肉或者改革红利还是落在一个锅里,就是国有资产从一个锅转移到另外一个锅里,从中央企业转移到地方。

广东的售电侧改革继续后来者,第四批37家售电公司公示,加上之前三批,售电公司将达到151家。

之前广东已经有三批售电公司经公示进入售电公司目录。广东经信委9月12日公布的第三批售电公司名单中,公示企业50家中3家未通过。

这意味着第四批售电公司公示之后,将有151家售电公司进入市场交易,未来的竞争将更加激烈。与此同时,广东的交易规则也在酝酿调整,售电公司面临激烈竞争的同时,也要面临更为复杂的交易环境。

广东之外,各地电改试点密集获批后,都在筹划执行方案。重庆电力交易中心地方获得股权后,山西交易中心也挂牌,后续以电公司相对控股形式落地的估计还会陆续出现。另外,电改的后续配套文件,包括中长期交易规则、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等触及电力体制核心的规则将进入实践。

之前一篇地方政府利用电改割肉电公司的文章,激起众多讨论。近,河北自己推冀北直接交易,被外界解读为央地之间,央企和地方政府之间在红利分享上的微妙关系。

地方政府推动电改的积极性被充分激发出来了,粗看好像电改后,红利的肉落入了外人的锅里,其实不然。

肉是割了,但肉或者改革红利还是落在一个锅里,就是国有资产从一个锅转移到另外一个锅里,从中央企业转移到地方。

地方政府电改割肉从哪里来

电改从来不是非此即彼。对于地方政府而言,中央级企业电公司的利益得来也就得来,都是割肉,如果顺便还能滋养地方的经济发展,何乐而不为。这也是地方政府成为此轮电改主要推动力的原因之一。

地方政府和中央虽然都是政府体系,但终归有微妙的利益平衡。遑论电企业、发电集团都是央企,跟地方的关系更是微妙。

央企由国资委管理,通过人事、财务考核设定等级,其中包含是否涉及国有资产流失、国资保值增值等任务。目前炒得火热的广东电力集中竞价交易,供需双方是针对上电价、目录电价报价,没有触及输配电价。

当然,深圳之前输配电价已经压了一部分。广东的竞价交易更多是不动电蛋糕的前提下,发电企业直接让利用户,中间加进了售电公司。所以有售电公司暴利一说。

不过从广东前两批售电企业而言,还是考虑到国有企业的特点,避免发生发电企业降价造成国资流失的情况,售电公司大多是国企组建的,民企数量少,用电规模也不大,这样即使降价,利益也是从发电企业到了售电公司,肉还是烂在一个锅里!

不过肉是从发电企业来的,可能烂在集团旗下售电公司的锅里,也可能落入地方国资的锅里。广东、重庆、贵州、云南,甚至先期没有纳入试点的其它省份纷纷行动,利用各种直购电、协商交易的试点,割的都是发电的肉。

可是,电企业呢?初针对电企业的输配电价核定是个大招,也取得了模模糊糊的成就。

2014年底,输配电价改革试点首先在深圳市启动。

2015年,内蒙古西部、安徽、湖北、宁夏、云南、贵州6个省级电开展了先行输配电价改革试点。

2016年3月,新增输配电价试点区域包括了北京、天津、冀南、冀北、山西、陕西、江西、湖南、四川、重庆、广东、广西等12个省级电及华北区域电。

2016年8月31日,国家发改委表示,输配电价试点全国覆盖提前至今年9月启动,到年底前除西藏外各地都将纳入输配电价核定范围。输配电价核定将成为各省的标准。

2014年,深圳起步到2015年蒙西、安徽、湖北、宁夏、云南、贵州扩围的试点,共降低了输配电费用80亿。

但请注意,降低的输配电费幅度不等,也没有直接惠及终端用户。当然,这对电企业的成本而言,长远是个紧箍咒。

电老虎的肉一般企业惦记不着

不过,这是未来的理想状态,据说监审结果出来后,有一些跟常识相悖的结论,简单说就是对于输配成本还是一团乱麻。该。

输配电价成本监审是交叉进行的,为了避免地方电力公司的影响,采取省际交叉方式进行监审。但是,别忘了,了解情况甚至猫腻的还是当地的价格监管机构,外地的和尚不了解当地的经啊!

按理说,成本监审减掉的不相关的资产和不合理的费用,全部用于降低终端的销售电价。但是销售电价调整不灵活,过往的经验也不支持销售电价联动输配电价的调整。但是地方根据输配电价确定销售电价后,这部分才算电让利。

去年通过对五个试点省区电公司开展成本监审,核减了不应进入定价成本的费用大约有164亿,根据成本监审结果,各个试点省区也不同程度的调整了输配电价和终端销售电价。但并不清楚164亿是否都顺到销售电价中去了。

所以,现在看到的通过交易降低电价,属于发电企业让利给用户,电企业让利颇少。

电的肉很多,包括输配电价、交易中心、调度、结算,对具有自然垄断性质的主干输电的掌控,以及对既有输配电的几乎掌控与模糊的关系,还有地方政府看重的强有力的投资能力。

但是这些蛋糕,就算动也没有普通企业的事情。即便是地方争取,电公司相对控股的交易中心,加入的也是大发电集团、地方能源投资企业,民营企业现在而言还为之过早。售电分羹,也要有眼光早进入、有手段占先机,否则后续将逐步被挤出市场。

发电企业、地方国企都是国资,相当于央企之间、央企向地方政府的利益转移,就是说,电改的红利还是在国资这个大锅里,用户得到低电价算是受惠,受惠多的还是政府和国资。这样,谁也没有流失什么。

当然,电老虎会心有不甘,通过下属机构以新投资拉拢地方政府。但现在已经不是拉拢的时机,地方的电投资多已完善,过往电企业对专线、自备等多是强力政策,现在有口子,这些资产又多属企业自己,会趁机挖墙角自己干,成为改革的动力,也成为推动投资支持经济的突破口,电企业说也没用。

总而言之,多从增量动脑筋吧,存量的红利还是在国资的锅里转。(【无所不能 文|吴雨】)

2013年温州智慧物流Pre-A轮企业
厦门其他E轮企业
2013年温州生鲜食品上市后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