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不死人传说之赤雪城第十九章龙消虎逝

2020/01/21 来源:北碚信息港

导读

不死人传说之赤雪城 第十九章 龙消虎逝万兽窟深处,水蓝色的石室之中。地面上是缓缓流动的冰水,半空中却悬浮着一朵朵青色的火焰。石室正中的

不死人传说之赤雪城 第十九章 龙消虎逝

万兽窟深处,水蓝色的石室之中。地面上是缓缓流动的冰水,半空中却悬浮着一朵朵青色的火焰。石室正中的水池中浪花向上不断翻涌,浪花之上盛大的火焰聚合如同一座莲台。莲台上,红衣人盘膝而坐,白发直直垂入翻涌不息的浪花中,正是孔焰。只见他倏然睁开双眼,转头看向石室门口:“师尊,既然来了,为何停在门外呢?”

脚步声响起,玄无际负手在背,缓缓走入石室,淡淡地扫了眼空中的青色火焰:“冰火之术?孔焰,将你囚在此处,倒是成全了你。”孔焰一笑:“这么说,我应该好好感谢师尊您老人家了?”

感受到空气中的异动,玄无际双眸一沉,雄浑之力透过额上独角发出,无声之中将异动平息:“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你的两位师弟来了。”“哦?”孔焰一挑眉。玄无际接着说道:“虽然他们没有露面,但行事风格还是老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

“唔,”孔焰又一挑眉,“可这,与我这个坐困此间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玄无际呵呵一笑:“当年虽然是你们三人在兽谷作乱,但我知道你是与他们不同的。在这儿呆了这么久,相信你也多少明白一些。孔焰,你这一身的异血,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

“所以师尊您将我囚于此间,以极寒之力锻炼我体内异血,好在他们归来之时双手奉上,以换取兽谷平安,是么?”孔焰别转过头不再看他,言语之间满是怨怼。

玄无际一愣,随即低头一叹:“随你怎么想吧!”转身走了几步又说道:“这次他们来势汹汹,我没有必胜把握。我死之日,便是你脱困之时。孔焰,我不奢求什么,只希望你离开兽谷,走得越远越好!”说完大步离去。

脚步声越来越远,孔焰双眼猛然一睁:“离开!离开……哈哈哈哈……”笑声中,满室青火齐灭,只余水声潺潺。

赤雪城,七杀堂。牵起刘伶的手时,虎丘心中无比的满足。虽然城外危机四伏,但这片小天地却是足够的平静。生死相随的兄弟,生死不渝的挚爱,相依为命的手足,血脉相连的孩子。这些,或许是旁人一辈子都求不来的,此刻却都在自己手中了。人生至此,又有何求?然而――

“咻――”凭空一箭拖着长长的死亡之音夺命而来,快得让所有人都来不及防备。直到身旁的人儿胸口血花绽开缓缓倒下,虎丘才回过神儿来:“伶儿――”上前一把将刘伶抱在怀中。

“姐――”“嫂子――”刘若、虎婷抢上前去查看,铁镜先生却不经意间一扭头,不远处。一道人影一闪而过。看那身形,分明背着弓箭。“哪里走?”铁镜先生大吼一声,飞身追赶。“大哥等我!”虎婷双锋在手,紧随其后。

虎丘此时心神大乱,也无暇去管什么,只声声唤着怀中渐渐凋谢的人儿:“伶儿――伶儿――”“姐――”刘若哭喊着,忽然一巴掌打在虎丘脸上,戟指喝道,“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迟迟不归,姐姐也不会一直在这里等你!是你害死我姐的!是你害死我姐的!”

“咳……”刘伶轻轻咳嗽一声,丝丝鲜血顺着嘴角留侠,“阿……阿若,不……不要怪大哥,是……是天意……天意如此!……大哥……”“我在!我在!”虎丘抓住她的手放在脸上。她的手,冰一般冷。

刘伶轻轻摩挲着虎丘的脸颊:“……大哥,我命不好,保……保不住咱们的孩子!你……你一定要好好……好好照顾阿若,她……她对你……”一语未毕,玉殒香消!“伶儿――伶儿――”虎丘跪倒在地,摇晃着无声凋零的躯体。

“姐――姐――”刘若放声哭喊,忽地拔出从不离身的匕首,恶狠狠地朝虎丘扎去。虎丘一无所觉,任那匕首扎在背上,只是抱着刘伶无声泪流。刘若紧咬着下唇,用力将匕首拔出,血溅了她一脸:“姓的!我姐心心念念的都是你,就暂且留你一命!来日必用你的血来祭奠我姐英魂!”转身而去。

那身背弓箭之人身形极快,铁镜先生全力施为,才只能远远地缀着那人的背影,慢了一步的虎婷更是只能远远地跟着铁镜先生。

远处楼上,凭栏而立的绿如蓝望着下方情形,不由一笑,对身旁的红胜火说道:“你故意让徐标射偏,就是为了这个么?”红胜火以袖遮面,笑道:“瞧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么?”忽然声音一冷:“杀了刘伶,虎丘忿怒,索隐玉忿怒。两虎怒搏,何其精彩!你仔细看着吧!”

绿如蓝又一笑,正要开口。“轰”的一声,身后屋门被人一掌轰碎。“来了!”绿如蓝一耸肩,退到一旁以示与自己无关。红胜火甩袖回头,破门而来的正是双目血红的索隐玉。红胜火嫣然一笑,百媚横生:“索统领挟怒而来,是为何事?”

索隐玉强压满腔怒火,冷声问道:“为何会射偏?”“我当何事呢!这你应该去问徐标才对。不过我想就算你问了,他现在怕也没时间回答!”红胜火说完转过头去,又看向远方。索隐玉不由也向远处看去,如风的身影之后,铁镜先生与虎婷紧紧追赶。

红胜火扬起左手,轻轻搭在索隐玉肩上:“统领大人以为如何?”绿如蓝看得清楚,红胜火掌上,分明泛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红光。她不由掩唇一笑,走上前去:“统领大人,人有失手,也怪不得他嘛!”

索隐玉双眼之中闪过一丝细细的红线:“红大姐一早就筹划好了,对么?”红胜火笑意不减:“统领大人现在也明白了,对么?”索隐玉唇边也泛起笑来:“筹谋虽好,可别出了岔子!”转身而去。

绿如蓝目送他离去,脸上笑容敛去:“使用此法,又能安抚得了几时呢?”红胜火脸上的笑意也尽数敛去,淡淡说道:“你以为几位老爷子要用他几时呢?”“哈,”绿如蓝干笑一声,“河还没过,先想拆桥,谋划真是深远!”

“你若想死,就多说几句!”红胜火转头看向她,满脸的云淡风轻。“我刚才,说话了么?”绿如蓝满脸迷茫地左右看看,下楼去了。“嘁!”红胜火嗤笑一声,又继续朝远方看去。

长街寂寥,三道人影疾驰而过,带起地上残雪飘扬,如蓬蓬鲜血弥漫风中。在街上东游西荡的月铠抬头,点点冰凉打在脸上。“去你该去的地方吧!”淡淡一声在背后响起。月铠回头,索隐玉站在身后:“对于背叛之人,岂能心慈手软?”双眼之中红光暴起。月铠入魔一般呆愣愣地点头,转身而去。

月铠走远之后,索隐玉负手望天,双目微闭。点点冰凉落在脸上,下雪了。“伶儿……”淡淡一语,散落风中。

离人巷。如风般的人影闪入巷中,这才敢停下脚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风行丹虽能令他短时间内行动如风,但药效过后,由心底而生的疲惫之感却令他再难举步。“二哥――”徐孝忙从暗处闪出,扶了他回到藏身之处。

“我没事!老三,让大家准备,”徐标挥一挥手,又左右看看,“兰儿呢?”徐孝低声说道:“兰儿她留下看家,不肯来。”徐标一愣,叹息一声,将一枚回元丹服下。元力稍复,徐标精神一长,说道:“算了!不来就不来。大家准备!”

巷口,铁镜先生倏然止步。虎婷从后面追上来,扶着他的肩膀喘着气:“大……大哥,为何……为何停下?”铁镜先生道:“窄巷无人,怕有埋伏。还需小心在意。”虎婷点点头,双锋在手,率先小心地举步往巷子中走去。铁镜先生整整镜盾,快步越过虎婷,小心地护在她身前。

月铠远远地站在长街另一边,看着巷子里小心前进的二人。冷冷的风雪打在身上,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他握紧了手中剑柄,仿佛唯有如此,才能获得一丝的温暖。终于,在巷中之人就要离开视线之时,月铠缓缓举步。一步步地踏落,一步步地走远。

离人巷前面狭窄,走过痛苦龙、枯骨禅师先后殒命之处,倒渐渐宽敞起来。铁镜先生暗自戒备,虎婷也握紧了手中双锋。巷子尽头与另一条巷子相交,形成一个“丁”字路口。路口两旁,徐标、徐孝张弓搭箭,额头冷汗涔涔。

脚步声越来越近,徐标的手倒轻轻颤抖起来。雪粉之中,忽然现出一缕阳光来,照耀在镜盾之上。反光射入眼底,徐标咬咬牙,一声令下:“万里起云烟!”手一松,烽烟四起,火从天降。

“轻冰如镜!”铁镜先生早有防备,双盾交叉护在身前。无形的弧形气罩现出,天降之火顿时被隔绝在外,滑落两旁。虎婷双手一紧,双锋之上龙、虎雕纹闪出湛蓝光芒。她眼中杀气大盛,正要出手。忽然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剑啸之间,一剑已穿体而过!

“呃――”虎婷双手一松,湛蓝光芒瞬间消散。长剑去势不止,推动虎婷一齐向前,透体而出的半截风刃直没入铁镜先生后心。铁镜先生没有防备,长剑入体,气息顿散,弧形气罩随之星散。徐标乘势下令:“万箭穿心舞!”箭如雨,纷纷落。铁镜先生大吼一声,向上一站,护住身后之人,万箭顿时穿体而过。

虎婷艰难回头,看清身后之人时,瞳孔猛然一缩:“是你?”月铠的眼中似乎闪过一瞬间的慌乱,随即又冷了下来:“是我!”“哈――”虎婷惨然一笑,“这么说,阿龙他……”月铠面不改色:“是我飞书邀他至此!”“果然……果然!”虎婷的声音冷厉起来,“大哥――”

“镜碎人亡!”铁镜先生奋起一丝力量,双盾爆碎,化为无尽利刃激射暗算之人。“龙消虎逝!”虎婷双锋脱手,龙锋呼啸,席卷设伏之众;虎锋飞旋,疾斩背后之人。

“不妙!众人速退!”徐标大喊一声,纵身而退。利刃、龙锋已滚滚而来。徐标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利刃、龙锋终于落下,徐标左右看看,尸横遍地。只有徐孝见机得早,虽然一条右臂之上满是碎片,但性命总算无忧。“走!”徐标不敢久留,拉着徐孝飞身而走。

飞旋的虎锋在眼中渐渐放大,月铠尽力一躲。虎锋落处,鲜血飞溅。月铠跌落在地,右臂已齐肩而断。“哈哈……哈哈……”鲜血淋漓中,月铠放声大笑,不顾断臂之伤,爬起身来狂奔而去。

红星区人民医院
南方医院地址
四川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深圳市妇科医院有哪几家
聊城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