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信息港

当前位置:

陈奂生进城新传(相声)

2019/09/14 来源:北碚信息港

导读

摘要:自从梁晓声的小说《陈奂生进城》让陈奂生名噪一时,出了名的陈奂生再次进城,却遇到了一连串尴尬事,让人哭笑不得…… 刘浪为李新洲笔名陈

摘要:自从梁晓声的小说《陈奂生进城》让陈奂生名噪一时,出了名的陈奂生再次进城,却遇到了一连串尴尬事,让人哭笑不得…… 刘浪为李新洲笔名

陈奂生进城新传(相声)
刘浪

甲:(微笑着向观众挥手)朋友们,大家好,我又进城来啦!
乙:(斜了甲一眼,无动于衷)……
甲:(又大声喊)朋友们,我又进城来啦!
乙:(不以为然)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啰,不就是进一次城么!
甲:进城嘛,当然高兴啰!
乙:进一次城也值得这么高兴?那我有时候一天去镇上几次,要是轮到你呀,肯定早已精神失常啦!
甲:(有些反感)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呢?有这么简单吗?你知道我进的什么城吗?
乙:什么城?是东海龙宫还是秦城监狱?
甲:呸!你才进秦城监狱哩!(向观众)我给大家说说,我进的城呀,走一天望不到边,朝上看只有一线天,东南西北无法辨,人山人海没一个谋过面。
乙:哎呀,按你这一说,这个城市确实大啊!至少也该是个省会城市吧。那你是什么人?
甲:(很是得意,故意卖关子)我是什么人你肯定不知道,不过——你又肯定很想知道。
乙:(很是蔑视)你是皇帝的爷呢,我怎么不想知道!不知道你,我肯定会得病哩!
甲:(卖弄)你连我也不知道,那可是终生遗憾啦!
乙:遗憾的事多的去了,还没有为这事遗憾的。(有些不耐烦)别卖关子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快说!
甲:(不以为然)是审查我怎么的你这人?
乙:不是审查……是政审!
甲:政审?不是政审,是逼供吧?要想知道我的大名,不择手段?
乙:也……许。
甲:啊哟,还真的有这么不谦虚的人。(更加得意)好了,看你坏心眼儿还有个好出发点,那就实话告诉你吧。我叫陈奂生!从农村来的陈奂生!你没听说过吧?
乙:(上下打量一番)啊哟,我还以为是秦始皇墓挖掘出的兵马俑呢!原来,你也和我一样,不过乡下泥腿杆子一个呀。(向观众)大家说是不是呢!哈哈……
甲:(有些生气)你这人真的是有眼无珠。我陈奂生……怎么能和你一样呢?我可是大名鼎鼎的……陈——奂——生!
乙:好了好了,无论是陈奂生也好,陈奂熟也好,都是一个鸡蛋的两种形式,用不着得意。生的是鸡蛋,煮熟了还是鸡蛋呗!你还是说说你那大名鼎鼎吧!
甲:(炫耀地)作家梁晓声写过鼎鼎有名的小说,你知道么?
乙:梁晓声的小说?梁晓声写过那么多小说,而且都很有名。我怎么知道是哪篇?
甲:《陈奂生进城》——
乙:(有些惊讶)你?难道你就是梁晓声笔下的陈奂生?
甲:(摇头晃脑)是!
乙:难道你就是那个进城后,在旅社弹簧床上连打几个滚,一蹦三尺高的陈奂生?
甲:(声音更大)是!
乙:啊哟,还真的有点儿瞧你不热哩!原来,你还被大作家写进了书里呢,真的比兵马俑不得差啊!
甲:所以这次进城……(突然醒悟,气愤地)看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你比兵马俑差远啦!
乙:所以这次进城,又将去一些旅社的弹簧床上滚几下,跳几下,好让梁晓声再写你一回?
甲:(不以为然)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如今啦,谁还会把旅社放在眼里哩!
乙:那你准备住哪里?
甲:住宾馆。你懂宾馆吗?
乙:宾馆?这个我不懂。是不是火葬场?
甲:(很气愤)呸!不学无术。那叫殡仪馆。我告诉你,宾馆呀,就是高级宾客住的地方。比如,外宾来了,住宾馆;大款来了,住宾馆;上级来了,住宾馆;名人来了,住宾馆……
乙:(连忙阻止)得、得、得,那你又凭什么住宾馆呢?
甲:我是名人呗!
乙:(上下打量着甲)你这样的名人……也能住宾馆?掉价。你这副模样,比城里捡破烂的好不到哪里去,还想住宾馆?不让你住殡仪馆就不错了!
甲:(气愤地)呸!真的是狗眼看人低呢!我今天就住给你看看。老实告诉你,这次,一般宾馆我还不住,非要住个外宾馆什么的,让你见识见识。到时候,你可别气得钻了牛 啰!
乙:好。我没吃过猪肉也想看看猪走路。
甲:那我也请你一起去,让你开开洋荤,不要你耗资分文。怎么样?
乙:那当然求之不得啰!只是怕连你自己也住不成。
甲:(神采飞扬)那现在就看俺老孙的了!前面外宾馆就到了,我在前面走,你要紧跟着。还要特别提醒你,注意眼睛放规矩点,别见了漂亮的洋妞就像猪八戒!
乙:是,是。不过,我更注意的是看人家怎么把你撵出来。
甲:(瞪乙一眼)你这人怎么这么自卑呢,没见过世面吧!我这样的大名人谁敢撵我?欢迎都来不及哩!
乙:真是那样就好了。现在就看你的吧!
甲:(喜形于色)朋友们,你们看,这家外宾馆多气派呀,欧式建筑的洋楼,简直就像海市蜃楼;门口还站着两位高大笔挺的门卫,真的像西天美景哩!这回呀,我陈奂生不痛痛快快风光一回才怪了呢!
(甲正大摇大摆往里走,突然被乙挡住了)
乙:(用英语)先生,请出示证件。
甲:(一脸不高兴)叽哩咕噜个啥呢?明明是中国人,打个啥洋腔哩?别挡路,让开!
乙:(用中文)先生,请出示证件。
甲:(一怔)证件?什么证件?
乙:入境证。
甲:什么“入进证”?我凭票子住房,还要什么“入进证”?
乙:不是入进证,是进入我国的入境证件。
甲:(有些恼怒)啊哟,你们这些后生屁都不懂一个,我一个中国公民,又没到国外去,还要什么入境证?真是胡扯蛋!
乙:先生,这儿是外宾馆,不接待内宾。
甲:只接待外宾?
乙:对呀。
甲:(不以为然)你们宾馆不是只接待外面来的宾客,难道还接待你们自己?
乙:先生,不是那个意思。我们这里只接待国外来的客人。
甲:啊哟,你们只接待外国人,不接待本国人?像我这样的大名人也不接待?
乙:是的,先生。
甲:(眯缝着眼,语气恶狠)你是说,华人与狗不得……
乙:(抢住话头)您就别把话扯远了。还是去那边一家宾馆吧,那是名人宾馆。
甲:(很气愤边说边往外走)呸,洋奴仔!(抠出一把百元大钞扬了扬,冷笑一声)哼,有了它,还怕住不到比你这儿更好的宾馆?呸!
乙:哈哈,怎么样,我的陈大名人,说你会被人撵出来的么!
甲:哪里哪里,他这条件这档次,你以为我还愿意住啊?一地的红毛虫,一看就让人心里不舒服哩!走,还是住我们的名人宾馆去!到那里,我就是回到自己家啦!
乙:(冷笑)嗯,你这个样子,哪个名人宾馆让你住啰,又是被赶出来的相。
甲:胡说!我本来就是大名人嘛!作家梁晓声早就写进书里了的,你又忘啦?嗯,这人真的不长记性,二愣子一个!
乙:好好好,我的大名人,你去,我又陪你去。
(两人转了一个圈)
甲:(仰视着,喜形于色,自言自语)哎呀,我的妈呀,毕竟是名人宾馆哩,真的不同凡响啦!楼顶都伸到天上去了呀,哇噻!(转向乙)怎么样,这可不是我夸海口吧!我们名人宾馆就是不一样啦!那个老外住的地方,简直比这里差远啰!
乙:当然嘛,不然怎么就叫名人宾馆呢!只是……
甲:对,我们名人宾馆就是世界上的宾馆。那个老外住的能算什么!
乙:宾馆倒是不错,只是像你这样的名人未毕就能住得进去。
甲:看你说的,你没有看见宾馆刚才打出的一条横幅(用手向前方指了指)——“热烈欢迎作家梁晓声先生下榻我宾馆!”作家梁晓声能住,我肯定更能住。
乙:那也许你今天就真的能傍点儿名人的福了。
甲:怎么是我傍他的福?明明是他沾我的光嘛!
乙:那是怎么说?
甲:没有我陈奂生,他梁晓声能写出那样有影响的作品么?没有那样的作品,他能出名么?
乙:那也是。
甲:这样吧,你在外面等着,我办好手续后你再来。
(说着往里走)
乙:(打了个阻拦的手势)先生,请留步。
甲:(很不耐烦)又是哪门子鬼事啰……又要入境证?
乙:先生,您听我说……
甲:(打断乙)说什么说!只有你们这些门卫鬼多!名人住名人宾馆,天经地义!谁也别想阻拦!
(说着捋起衣袖,就要往里冲)
乙:(又一次阻拦)先生,别生气,有话好好说嘛!
甲:(怒气未消)有什么好说的?到了自家的门口还被挡着不让进屋,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理?难道你还怀疑我的身份不成?那要不要请梁晓声先生出来给我作证呢?真是无稽之谈。我今天非要进去不可!
(说着又要往里冲)
乙:(再次阻拦)先生,我根本没有怀疑过您。或许,您确实是名人,也确实该住这儿……
甲:(瞪起眼睛)那你凭什么阻拦我?小伙子,你不负责任乱阻拦客人,是要吃官司的。懂吗?(语气很重)
乙:我懂。只是请您换身衣服再来吧!
甲:(疑惑)换衣服?换什么衣服?难道名人还有特制的衣服?(冷笑)小伙子,你确实还嫩了点儿啰,(拍了拍自己的上衣)我这就是名人服,没见过吧!你见识浅薄,还是叫你们总经理来吧!
乙:不必啦,我们这儿的规矩就是总经理制定的。(指了指旁边的牌子)您看……
甲:(盯着牌子,一字一句地)衣冠……不整者……不得……入内。(冲乙)我的衣冠有什么不整的?我这是名人服哩!
乙:您上衣背上开了个大口子,裤脚下部开了个岔,连衣扣也错位扣着……这样实在不雅观吧,也有失您名人身份呀!
甲:(怒气冲冲,转身就走)什么鬼规矩呢?臭!臭!臭!
乙:(迎过来,嘲弄地)怎么样,又被人撵出来啦?
甲:(仍在气愤中,摆摆手)别说了。
乙:(笑)这次可是被自家老婆撵出门的啊!
甲:(不以为然)呸,胡说!谁敢撵我?我是自己不满意才退出来的。
乙:为什么?
甲:你没看见,这是什么鬼名人宾馆啰,简直和别人家的牛棚差不多,冷静静的,里面还怕赶得鬼出。你说,我这把银子花在这儿值吗?
乙:确实不值。那你准备怎么办,还住宾馆吗?
甲:看你说的,怎么不住呢?档次低了我不住!
乙:那又去哪儿住呢?
甲:你就别急嘛,有了银子还怕住不了宾馆!(突然想起,一拍大腿)啊,想起来了,我们去住政府宾馆!在这座城市里,真正称得上档次的可是政府宾馆啦!
乙:政府宾馆?就是那些领导人住的?门前进出的都是高级轿车,服务态度?哎呀,你怎么不早说呢?
甲:我开始忘记啦!咱们走吧!
乙:好的。
(甲乙得意洋洋转了个圈子)
甲:(兴奋不已)到啦到啦!你看政府宾馆就是不一样。门前彩旗飘舞,车水马龙,人气可旺哩!还有,门卫、服务员个个面带笑容,彬彬有礼。一看就让人暖到心窝子里去啦!
乙:(高兴)好好好!这下可算是工夫不负有心人啦!
甲:(得意)当然么!
乙:(笑)这次该再不会被人撵出来了吧?
甲:(瞪一眼乙)看你,怎么尽说晦气话呢?
乙:我是心有余悸……
甲:别说了,你给我在外面老实地等着。(边抠钞票边往里面走) ,有总统套房吗?
乙:(眼睛直直的看着甲,一言不发)……
甲:怎么回事呢 ,我问你呢?
乙:(学着年轻女人腔调)先生,我们这里没有 ,只有服务员!
甲:(醒悟)啊,对不起,我说错了。服务员,有总统套房吗?
乙:有。先生,您要多少钱一套的?
甲:就定你们宾馆贵的吧!
乙:(上下打量着甲)贵的?一晚要二万八呢!先生您……
甲:二万八就二万八吧!反正现在有钱了,不花白不花。你给我开票,我这就付钱。(抠出一摞百元钞票数着,自言自语)就是二百八十张吧。
乙:(羡慕地看着甲)哎呀,大老板哩!
甲:(笑呵呵)你这眼光还差不多。不是大老板也是大名人。
乙:(兴奋)啊哟,您还是大名人呀!我怎么在电视里没见过您呢?
甲:电视里没见过,书里有,还准备拍成电影哩!
乙:(更加兴奋)您还要上电影啦,哇噻!
甲:(递过数好的钞票)快开票呀,还愣着干吗?

共 60 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自从梁晓声的小说《陈奂生进城》让陈奂生名噪一时,出了名的陈奂生再次进城,却遇到了一连串尴尬事,让人哭笑不得……如今开世风已大不同于八十年代,难怪陈奂生在贵宾馆、名人馆等到处碰壁;乃至殡仪馆年久失修丢了偏旁而成了宾馆,且处处要证件,让他深感寸步难行。-----------颇有创意和笑料的相声剧本;包袱也抖得出其不意,幽默风趣,推荐品读。期待更多好作品闪光亮相在江山。【编辑:晋忻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42117】
1 楼 文友: 2014-04-21 1 :58:12 颇有创意和笑料的相声剧本;包袱也抖得出其不意,幽默风趣,推荐品读。期待更多好作品闪光亮相在江山。拉肚子如何快速止泻
儿童大便干
小孩流鼻血
如何消除小儿积食
标签

友情链接